闫红说||一个没钱并且不美貌的人在这世间如何快乐生活

©原创   2020-05-29 17:29   闫红

前段时间应出版社之邀做直播,推销我的新书《便携式生活》。主持人问我,你这本书想输出什么,几乎没有想,我回答,就是一个没钱并且不美貌的人在这世间如何快乐生活。

主持人当然要表扬一下我的谦虚,但这是实实在在的心里话,看看我这些标题吧:《去办事,怎样才能不看人脸色》《我确认自己发不了财》《怎样克服人生里淡淡的失败感》《四湾菜市就是我的诗与远方》……

怎么样,是不是一个混得不怎么样,并且认了这个不怎么样的形象呼之欲出?但我也不觉得是颓废,这些年来,相对于挣更多的钱,我一直觉得,更有价值的是花更少的钱。

我不是奇葩,嗯,可能在别的方面挺奇葩,在对金钱的认知上是随大流的。我也不是那种勤俭节约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的人,相反,家里人给我贴的标签之一是“花钱如流水”。但这并不妨碍我有如此伟大的理想,甚至于,正是我爱花钱,我才更知道不爱花钱的好。


没错,花钱是快乐的,乱花钱就更快乐。有句著名的话是:“没有啥是买个包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那就买两个”。这句话听起来是不是特别爽?特别有煽动力?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幽默感地思考下这句话,会发现里面有个大问题。

买包真的能把问题解决了吗?不管这问题是很具体的事务,还只是你的心理感觉,它都并没有被解决,都还存在在那里。哪怕就是出门办事看了脸色不开心这种小事,都不是买个包能解决的。真正的解决办法是,你要么理解对方开解自己,要么投诉,同时加强自身心理建设。买包,不过是用消费的快乐覆盖生活的实质。

我很喜欢台湾作家舒国治,他写过不少恬淡的散文,却让我觉得是一个很有力量感的人,因为他笔下的生活,完全脱离了对消费的依赖。

他推荐的小吃,都很便宜,盛夏之际也不用空调,想想看,是台湾的盛夏啊。他曾说,住所不用很大,能够睡觉就可以,更多时间,应该用于四处漫游。他知道的不花钱的快乐太多,时间不够用,舍不得花时间去挣钱。

免去金钱这个“中间商”,他快乐得更加自由,想什么时候高兴就什么时候高兴,根本不用挣到钱才高兴,也不会因为挣不到钱就不高兴。

这样的人是有力量感的,用林黛玉的说法就是“无立足境,方是干净”,他不求立足之境,可以御风而行,你拿他有什么办法?


我知道很多朋友看到这里会想抬个杠,我也不是要劝大家都像他这样生活,只是觉得他提供了一个在极端情境里寻欢作乐的范例,取法乎上,仅得其中,他是御风而行的“上”,而我们所追求的,不过是不被金钱所羁绊的“中”。

得到了“中”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多了去了,你自由了。再做什么事,就能从心所欲,挣钱就成了捎带手的事,可以活得更加专注。

在这里说点我自己的人生小教训,因为我自己爱花钱,会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不愿意写的文字。如果这钱挣到了,还算一小小的安慰,要是没挣到,不知道有多沮丧。

可是挣不挣得到真的要看命,如果不爱花钱,只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么你把自己哄高兴了就是收获,挣到钱是锦上添花,一下子就不用纠结了是不是?苦短人生,用在纠结上,真的很可惜啊。

另外,安全感也会更强,你不爱花钱,就没有人能够挟天子以令诸侯,拿变穷吓唬你。

还有第三点,不爱花钱的人会更谦虚。我们花出去的钱,有很多都是一种炫耀性消费,这个炫耀,倒不一定是说要出去跟人显摆,而是获得一种“高档生活”的错觉。自行抬高自己的阶层,获得“我很不错”的暗示。有人说,这不是很好吗?人生是需要自我暗示的。

没错,但是,“不错”的另一面是:“错”,如果你在这个消费层次上觉得“不错”,到了下一个消费层次可能就会觉得“错”了,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这个“不错”会成为因,种下“错”的果。

所以我现在对“富有感”很警惕,对“强大感”也很警惕,我知道这种感觉一旦被唤醒,“贫穷感”与“弱小感”也会被唤醒。没钱不可怕,但“贫穷感”会让人生变得局促,我愿意更加谦虚地活着,谦虚之“虚”,就是人生的余地。


再次重申,正是因为我爱花钱,才知道花钱的坏处与不花钱的好处,就像病人最了解自己的病情。这本《便携式生活》里,也有许多跟病魔作斗争的呈现,比如我写我爬山,去逛菜市,总结那些失败的消费经历,狂想怎么花最少的钱过精致生活……我一度觉得,这本书也可以叫做《二线城市生活指南》,后来想,合肥是不是二线城市还很难说,何况人家就乐意买买买,凭啥去给人家指南。

所以还叫《便携式生活》。刚才翻这本书,发现封面上有一行字:“人生总是负重累累,但我们还是有办法让它变得便携一点”,这行字是我写的,我忘了是在什么心情下写的,看上去很有信心的样子,也许,确实应该更有信心一点。

作者 闫红 (未经大皖和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