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山:小黑

©原创   2020-06-30 16:11  

小黑是一条狗,邻居家的。这是我依据其毛色,即兴起的名。至于它的主人如何唤它,还真不知道。“这是狼狗,不是纯种。”懂狗的邻居齐大师说。狗不纯,但对人的感情很纯。还是毛茸茸一团时,它就是女儿的玩伴。

邻居家开茶叶店,租了个门面,专卖安化黑茶。每次,女儿经过店门口,小黑就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舔手指、咬裤脚、雀跃着往怀里扑,亲热得“恬不知耻”。

礼尚往来,女儿也常把自己的肉包子馅省给小黑吃,间或还不远数里,从姥姥家特地带回鸡鸭骨头。

友谊就这样诞生了。每天上学、放学,女儿和小黑都会在茶叶店门口互相亲热一番。小黑常常跟出老远,直到女儿上了公交车。

岁月不居。小黑长得很快,渐渐地显出了狼狗的威猛样。站起来,有1米多高。

某日,女儿回家诉苦,小黑往她身上扑,差点扑倒她,胳膊也被爪子拉了一下。果然,手臂处有道白印子,还好没出血。

从此,女儿便有些畏惧小黑。再经过茶叶店,她会躲在我身后,加快脚步。

小黑仍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迎接它的是我的厉声呵斥。

小黑抑郁了,友谊的小船咋说翻就翻呢?

从人的立场,我想,是小黑忘了把握好度,热情虽好,过犹不及啊。哎,它毕竟只是一条狗。

不久,茶叶店经营不善,改作建材店,小黑也不知所终了。

偶尔,路过店门口,我和女儿还会聊起小黑——那条热情过度的狗。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