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跃渊:以牛为人生坐标

©原创   2020-06-22 15:15  

我对散文诗十分敬畏。上世纪五十年代,弄到一本柯蓝的《早霞短笛》,爱不释手,还一篇一篇地用毛笔抄到本本上。六十年代初,试写了几章。后来虽然还是喜欢,但是不敢涉猎了。

泽夫的散文诗写牛写得特别好。他有这方面的生活。

小的时候,想帮家里减轻负担,于是他就在队上放牛。

生产队里放牛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每个春天,把牛都放在一起,几个放牛娃拣阄子。到了冬天里,牛再收回到生产队里由大人集体饲养。这年,许泽夫拣到的是一头小牛犊。能放牛了,许泽夫高兴得不得了,大人也一再叮嘱他,要认真放,要把小牛养得壮壮的,不能把小牛放瘦了。许泽夫对自己的小牛也倾注着一腔热情,每天天刚蒙蒙亮,许泽夫就牵着牛下地去吃露水草,等到太阳出来,小牛肚子已吃得圆滚滚的,得意地甩着尾巴回来了。到了秋天,小牛长得膘肥体壮的,他也与小牛建立下了深厚的感情,许泽夫受到了队长的夸奖,脸上很有光。

如果在山坡或坝子上放牛,就可以把它放在那儿,远远盯着,不大要问事了,这样就有了宽松的时间,许泽夫就从家里把父亲的书偷偷带出来看。父亲年轻时也爱好文学,还在《安徽文学》《安徽日报》等报刊发表了不少作品,家里有不少砖头厚的书。书里有许多字,许泽夫并不认得,他就跳过去。这样,许泽夫的整个小学读书时期都是在放牛中度过的,伴着放牛,他还把“四大名著”给啃了。

上初中了,许泽夫还在放牛。数年来的放牛生活,使他由最初对牛的喜爱到见到牛就厌恶。他放够了牛,但又不能不放牛,因为这能为家里挣到一点工分,牛就像一根无形的绳子拴住了他。初中毕业时,一个暑假,许泽夫都在放牛,快开学了,有一天,乡里的邮递员送来一份肥东师范的录取通知书。在计划经济年代,这就是说一辈子有了铁饭碗了,从此可以脱离农村了!小山村轰动了,而许泽夫却并不知道,他还头顶着草帽在地里放牛。等他回到家里听到这个好消息时,他高兴得蹦了起来。

师范毕业后,许泽夫被分到肥东富旺的一个乡村学校教书,他成了学校的骨干教师。这时候,文学的种子开始在他的心中萌芽了。后来,许泽夫的工作进行了多次变动,但他的文学梦想一直没有丢,许泽夫写下了大量歌颂爱情歌颂理想的作品,但他都感到没有进入理想的状态。有一天,他忽然想写写过去放牛的生活,这样他下笔就写下了一组,很满意,很快也就发表出来了。

写牛,打开了多年来潜伏在许泽夫心底里的情结。许泽夫写牛绝不是附庸风雅,或者是隔靴搔痒,他是把牛当做自己的兄弟一样认同来写的。他写道:“牛是母亲的另一个儿子,虽不在一口锅里吃饭,却在同一个屋里住着,冬天母亲疼牛比疼亲生儿子还重。”“冬天,父亲冻得上牙敲着下牙,却仍在吹着一支老调的口哨,哄着牛。在父亲面前,牛是一个乖顺的儿子。”许泽夫写牛,用的是真情实感,因此,他笔下的牛常能打动人。近些年来,他在全国各地重要刊物上发表了几百章关于牛的散文诗,并被各种选本选用,因而受到关注。许泽夫不仅表现了乡村的田园风光,他还以人性来观照牛,描写人与牛之间的感情,并以牛性反观社会人生。牛已成为他笔下超现实的意象,附着了他思想的睿智。过去,许泽夫是拉着现实主义的牛,在故乡的土地上放牧着;现在,他是拉着超现实主义的牛,在文学的草地上放牧着,写牛已是他作品的主要部分。

而读泽夫的散文,对我来说,则更是亲切得很。

他的散文,多是小人物、小题材,没有宏大的场景,没有高深的议论。但这些小人物和小场面,却饱含着一种意境。他写《好人杜老》,他的《写写久爷》,都还是我熟悉的人。杜老即我们省文联油画家杜仲的父亲;而久爷,则是李德久,他和田风都是我半个世纪前当报纸副刊编辑时的作者。在泽夫的笔下,他们都被写得鲜活、灵动,不禁勾起了我对他们的回忆。他写杜老和《记住那盏灯》中的李老师,对在文学道路上给过自己帮助的老师的怀念,读来令人怦然心动。时下,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太多的浮躁,还有多少人能怀着纯朴的感情对几十年前的小事进行感恩呢?

然而,泽夫做到了!

泽夫还写到了母亲的棉袄,祖父的小人书,五奶奶的鸡蛋……这些文章里,字里行间都充满着温情、亲情、乡情、乡音、乡愁,一下就引起我深深的共鸣,把我拉回到故乡了!

3年前,我回故乡呆了一个时期。

应着县里的召唤,我回肥东写了一部六七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写写家乡的文化建设。

我一直觉得,肥东的文化建设和文联工作、文艺创作都是做得好的,而这个领头人,就是泽夫。

在许泽夫担任县文联主席期间,肥东县还捧回了“中国散文之乡”的荣耀。

早在2012年,安徽省作家协会就组织了一批资深专家,对肥东县的文学现象进行了严格的考察和评选,肥东县荣获了首届“安徽省文学创作先进县”。

肥东县的省作家协会会员已达50多名,他们对当地的文学创作和发展起到了骨干作用。

2016年,许泽夫在县镇两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以桥头集镇的“爱情隧道”为依托,打造和申报了桥头集的“中国诗歌小镇”。经过他的奔波和不懈努力,今年5月20日,桥头集终于荣膺“中国诗歌小镇”称号。这天上午,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程步涛为桥头集镇“中国诗歌小镇”授牌,主办方也发布爱情隧道进军4A级景区的蓝图规划,为乡村振兴注入文化之魂。5月20日,一组“爱情明信片”横空出世,这四张明信片,是爱情隧道首批文创产品,选取爱情隧道四时风光,撷取最好的爱情剪影。

在肥东文艺界,许泽夫还一直依然以牛为人生坐标。他就是一头积德行善的牛,默默地耕耘着,深耕出肥东文艺界这样一片肥沃的细土。

6年前,我在写家乡那部报告文学时,曾经写过一句话:

许泽夫把肥东文艺界弄得几乎没有农闲的时候。

现在亦然。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