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大皖新闻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民间博物馆馆长未立学:以己情怀丰润他人,累并快乐着

©原创 2022-05-19 18:00

访谈视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安徽聚贤文化中心创始人、博物馆群组织者及新视角博物馆群落倡导者,安徽民间博物馆领头人代表未立学,17日下午走进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20冠名的大皖徽派栏目。依托自己全身心投入的民间博物馆事业,未立学分享了了解、涉猎、走进和思考探索民间博物馆的历程,围绕民间博物馆的情怀、发展等主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一直想做“精神需求”的供给

徽派:我们现在在长临河百年邮政博物馆一个非常有意境的角落做这次直播,首先感谢未立学馆长跟我们分享。

未立学:明天是国际博物馆日,很欢迎徽派走进长临河,非常感谢。

徽派:确实博物馆日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我开始对您的名字就很好奇,姓就很特别,这个未是很少有的姓,然后“立学”似乎也有理想的寄托在里面。

未立学:本来应该是三国魏蜀吴的魏,那个年代条件简陋,工作人员直接就把魏蜀吴的魏改成了未来的未,现在我儿子是三国的魏,女儿是未来的未。名字立学,因为我父亲是老师,在家乡很受人尊敬,那时候扫盲,他教大家识字,这个事情那时候对我还是有触动的,我也希望未来对社会有自己的贡献。

徽派:这里面有父亲的寄望。

未立学:对,我父亲是有60年党龄的老党员。

长临河古镇的百年邮政博物馆

徽派:您是少年出去闯荡,什么时候有契机和博物馆联系起来了?

未立学:我那时候就是去安徽省博物馆,我住在杏花村,有时间就去看看。那时候刚改革开放,确实也受到博物馆的熏陶,包括后来到上海、北京经商,对我触动都很深,自己一直有个梦想,希望力所能及能为社会做一些“精神需求”方面的东西。

徽派:你的想法很不同,不是想拥有一个“宝贝”收藏,而是展示给大家的这样一个想法。

未立学:去参观博物馆,能感受到国家几千年的辉煌。我觉得我们民间藏品,可以展示近现代发展过程,中间的很多变化。我非常感谢这个时代,给我们好的土壤,让我们壮大。

徽派:前面你的经历一直在外面漂泊,开始着手做这件事的转机是什么时候?

未立学:12年前,一次遭遇意外出了车祸,我在病床上躺了一年,看到了不少病人,有条件不好的也有子女不孝的,我就有了想法,想做一些事情,帮扶大家。人的一生不是要追求长度,是要有质量。经过朋友介绍,我到省民政厅和文化旅游厅做了一个文化发展中心,这让我很上瘾,虽然有辛酸苦辣,但是甜的还是多一些,也得到大家很多帮助。

做民间博物馆“累并快乐着”

徽派:躺在病床上你已经在思考,做什么事情能够帮到他们,博物馆是个好载体。

未立学:在北京时接触到一些文化界的朋友,给了我很多启发,后期就选择了博物馆这个行业。虽然做馆,文化是主体,但是我们帮扶一些能帮扶的人,希望一些残疾人能够参与进来。我在病床上躺着很绝望时,会想到世间冷暖炎凉——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样。那个时候我的腿是有可能残疾的,如果不是靠自己的毅力和坚持,可能就残疾了。

徽派:所以你想提供给社会的,更多是一种精神支持?

未立学:精神支持。一点温暖都特别舒服。我十几岁工作的时候,一个游客给你一个笑容,现在回想起来都特别温暖。我小时候特别善良,所以我也想用自身时间和精力,为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安徽聚贤文化创始人未立学

徽派:看来您做民间博物馆不是像很多人猜想的只是玩票,您是有目标和追求的。

未立学:我们做的是公益性的,利用博物馆载体,把历史文化积淀展示出来,把人带动起来,让每个参观的人有敬畏之心,有身为中国人很自豪之感,我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徽派:您老家是无为,怎么把这么多藏品放在了在长临河?

未立学:因为我是80年代来合肥的,这里离家乡也近,主要是肥东和长临河政府给我们很多支持,民间光有情怀,地方不支持,怎么把馆做大做强呢?在这非常发自内心地感谢他们。一粒种子,给它水分营养,种子会不断壮大,七年在这里,深刻感受到这一点。

徽派:想要开花结果,不仅需要争取大环境的支持,这其中个人付出的艰辛也不会少。比较起来,做企业和做民间博物馆,哪个更辛苦?

未立学:累并快乐着。人生回想起来,一路走来觉得很有价值。游客走到这里停下来,吸取一些东西,一些精华,你的内心也是非常舒服和满足的。但是馆的设计和藏品搜集,展示的思路,都非常耗神。如果某个藏品特别吸引我,我会几天几夜不睡觉都要想办法把它引进过来。

徽派:好多事情你都是亲力亲为?

未立学:是。有时候布展的时候,想到很多人会走进来,父母会给孩子说过去的历史,内心就会有动力,想到这些,我会一个人唱起来。

只想着挣钱可能“误人子弟”

徽派走进长临河古镇民间博物馆内

徽派:在您的民间博物馆之路上,是先有藏品再有博物馆,还是先有博物馆的设想再去搜集藏品?

未立学:先有想法,再想藏品。内心里要有一全套的思路,然后怎么呈现,搜集的时候就要想好,哪些东西是我想要展示的。一个博物馆,你馆长有没有用心,观赏者是能看出来的。

徽派:现在除了报刊和邮政博物馆,还有更多的思路吗?

未立学:报刊和邮政两个省级馆出来之后,省里的文化部门,北京的一些朋友来看都竖起大拇指。现在我们有报刊博物馆、百年邮政博物馆两个省级馆,有典当行、闺域阁、汉服馆、聚贤书院,我的想法是若干年以后,如果有机会,打造更多特色藏馆,打造一个博物馆群落和文化街区,让大家觉得聚贤文化那个馆群很有意思。其实民间博物馆有情怀的人非常多。文化和旅游相结合,旅游没有文化做载体不能真正吸引人。我在想,一个村有一些能人,如果政府给个氛围,让有能耐的人,去实现一村一品一文化,稍微拿出一点资金,我认为很多人都愿意干,形成一个气氛,老百姓都自发地愉悦地把这些馆建起来,村级镇级市级都能做,大家的东西不是放在仓库里。说到这里,我可以这样说,只要地方政府愿意,我可以无偿的分享经验,只要能帮助到他们,我都愿意做。

邮政博物馆藏品

徽派:您是把理想照进了现实。其实作为爱好者想要涉猎可能困难重重,除了政府部门的支持,在这条路上你还有什么能分享给他们?

未立学:七年,感触非常深。做个博物馆不是一般人去玩的。选址很关键,种子要看准了,那个地方是不是适合你。很多有想法的人,愿意办馆,但是不知道怎么干。很多人也觉得,自己家门口的东西都不行。其实政府的人和民间有情怀的人,各自立场不同,你要有困难准备,但是你要坚持。我也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有时候我自己都不解为何会有那么多正能量的支持。你做好了,别人认可你了,你需要提高自己的修养和素质。一个馆长如果想着挣钱,这个馆可能就误人子弟。开馆你是要造血,我们后期是想尽我所能,有的收入不能用物质评价的,精神收获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收获。长临河的很多百姓看到我都非常客气,说馆长您来了,我内心非常舒服和满足。

邮政博物馆内部陈设

徽派:您现在基本就是放弃了主业,全身心在馆群的建设上了?

未立学:是的。我一直在思考,民间博物馆怎么填补,怎么让大家感兴趣,把馆群打造出来。建博物馆是费心血的,全是自己亲力亲为,做文化这东西,很多东西要不断调整,从框架到文案,要请到很多专业的人来处理,是系统性的工程。多走走,多看看,多想想,保持激情,和行动力。

民间博物馆不是“大和多就好”

徽派:承载初心的民间博物馆和你未来想要打造的博物馆,有区别吗?

未立学:我的博物馆想象,包括偶尔看国外的博物馆,譬如有的日本的博物馆可能藏品不多,但吸引很多人来参观。不是大,东西多就好,怎么样把历史说明白,多少年之后依旧发光发彩。不管大与小,把馆做出历史脉络,一目了然。比如我这里的报刊馆,来过的人几乎都是非常认可,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甲午战争、戊戌变法、五四运动到共产党成立,从第一次国共合作、长征、西安事变到重庆谈判、内战爆发、全国解放,从开国大典到抗美援朝、新中国成立,再到两弹一星的报刊,到小岗村改革开放,到香港回归澳门回归、奥运会,我还放了个空框——历史是过去,但历史从没有过去,今天是明天的历史。我希望从邮政馆到报刊馆,有触动到内心的东西。

报刊博物馆

徽派:还有更进一步的筹划吗?

未立学:最近在策划华夏服饰馆,我们说“衣冠禽兽”是贬义词,其实禽是文官,兽是武官,把这个历史讲出来,也很有意思,我自己也很期待。还有一个徽州淑人馆,徽州女人的发簪、耳环,你看看她们当年的品味,把很多奢侈品比下去,想想他们对徽商的影响,我想做出来之后,全中国女性都想去这个馆看一下,还有一个戏曲博物馆,关于安徽戏曲,关于徽班进京,怎么把戏曲呈现出来。

徽派:先有表达,然后去收藏。

未立学:做馆要让人有兴趣。到博物馆可以回味感受历史,这些在书本上事体验和接触不到的。民间博物馆是国有博物馆的一个补充,真的是要靠情怀来做。

年轻人还是不要“躺平和摆烂”

报刊博物馆藏品

徽派:您的博物馆就是让故事串起来,让历史活起来。

未立学:刚开始最难。因为我本身文化底蕴薄弱,也没有建馆经验,纯粹是精神支撑,挣得一些小钱不够打水漂的,既然选择了,觉得有意义,就想把馆造出来,影响身边的人,让世人看出来,慢慢就转换过来了,回想起来都不叫难事。我每天就像打鸡血一样,把这些干出来,到老了想我年轻时也可以,我明白我想要什么。这个社会就给予我们这么好的条件,能花点时间精力做自己热爱的事,只要内心舒服舒坦,比什么都好。

徽派:做喜欢的事,内心会更有动力。那您在面对家人或者旁人的质疑的时候,如何调节?

未立学:质疑很正常,我不在乎他们怎么评价。唯一有点难受的是我的母亲我没有照顾好。母亲去世三个月了,没走之前盼着我多照顾她,唯一这一点很遗憾,其它真的无所谓,那些苦和累都不叫个事。

徽派:母亲来参观过吗?

未立学:我母亲来看,眼泪直流,说没想到我家儿子能把这些做好。

徽派:你的经历很励志。对于现在年轻人创业或坚持理想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未立学:我明年50了。年轻人不能躺平安逸,要去创新。找准社会的需求,去创新。社会上很多事可以做,年轻不能就老想着安逸,平躺自己,年轻人要多去给自己未来多想想,人生就几万天。要知道自己有什么,自己没什么。怎么样去创造自己的舞台,遇到任何事情,刚开始困难重重。你想看到更好的风景,肯定是累的,你必须有这个心态。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蒋楠楠/文 薛重廉/摄



访谈视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安徽聚贤文化中心创始人、博物馆群组织者及新视角博物馆群落倡导者,安徽民间博物馆领头人代表未立学,17日下午走进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20冠名的大皖徽派栏目。依托自己全身心投入的民间博物馆事业,未立学分享了了解、涉猎、走进和思考探索民间博物馆的历程,围绕民间博物馆的情怀、发展等主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一直想做“精神需求”的供给

徽派:我们现在在长临河百年邮政博物馆一个非常有意境的角落做这次直播,首先感谢未立学馆长跟我们分享。

未立学:明天是国际博物馆日,很欢迎徽派走进长临河,非常感谢。

徽派:确实博物馆日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我开始对您的名字就很好奇,姓就很特别,这个未是很少有的姓,然后“立学”似乎也有理想的寄托在里面。

未立学:本来应该是三国魏蜀吴的魏,那个年代条件简陋,工作人员直接就把魏蜀吴的魏改成了未来的未,现在我儿子是三国的魏,女儿是未来的未。名字立学,因为我父亲是老师,在家乡很受人尊敬,那时候扫盲,他教大家识字,这个事情那时候对我还是有触动的,我也希望未来对社会有自己的贡献。

徽派:这里面有父亲的寄望。

未立学:对,我父亲是有60年党龄的老党员。

长临河古镇的百年邮政博物馆

徽派:您是少年出去闯荡,什么时候有契机和博物馆联系起来了?

未立学:我那时候就是去安徽省博物馆,我住在杏花村,有时间就去看看。那时候刚改革开放,确实也受到博物馆的熏陶,包括后来到上海、北京经商,对我触动都很深,自己一直有个梦想,希望力所能及能为社会做一些“精神需求”方面的东西。

徽派:你的想法很不同,不是想拥有一个“宝贝”收藏,而是展示给大家的这样一个想法。

未立学:去参观博物馆,能感受到国家几千年的辉煌。我觉得我们民间藏品,可以展示近现代发展过程,中间的很多变化。我非常感谢这个时代,给我们好的土壤,让我们壮大。

徽派:前面你的经历一直在外面漂泊,开始着手做这件事的转机是什么时候?

未立学:12年前,一次遭遇意外出了车祸,我在病床上躺了一年,看到了不少病人,有条件不好的也有子女不孝的,我就有了想法,想做一些事情,帮扶大家。人的一生不是要追求长度,是要有质量。经过朋友介绍,我到省民政厅和文化旅游厅做了一个文化发展中心,这让我很上瘾,虽然有辛酸苦辣,但是甜的还是多一些,也得到大家很多帮助。

做民间博物馆“累并快乐着”

徽派:躺在病床上你已经在思考,做什么事情能够帮到他们,博物馆是个好载体。

未立学:在北京时接触到一些文化界的朋友,给了我很多启发,后期就选择了博物馆这个行业。虽然做馆,文化是主体,但是我们帮扶一些能帮扶的人,希望一些残疾人能够参与进来。我在病床上躺着很绝望时,会想到世间冷暖炎凉——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样。那个时候我的腿是有可能残疾的,如果不是靠自己的毅力和坚持,可能就残疾了。

徽派:所以你想提供给社会的,更多是一种精神支持?

未立学:精神支持。一点温暖都特别舒服。我十几岁工作的时候,一个游客给你一个笑容,现在回想起来都特别温暖。我小时候特别善良,所以我也想用自身时间和精力,为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安徽聚贤文化创始人未立学

徽派:看来您做民间博物馆不是像很多人猜想的只是玩票,您是有目标和追求的。

未立学:我们做的是公益性的,利用博物馆载体,把历史文化积淀展示出来,把人带动起来,让每个参观的人有敬畏之心,有身为中国人很自豪之感,我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徽派:您老家是无为,怎么把这么多藏品放在了在长临河?

未立学:因为我是80年代来合肥的,这里离家乡也近,主要是肥东和长临河政府给我们很多支持,民间光有情怀,地方不支持,怎么把馆做大做强呢?在这非常发自内心地感谢他们。一粒种子,给它水分营养,种子会不断壮大,七年在这里,深刻感受到这一点。

徽派:想要开花结果,不仅需要争取大环境的支持,这其中个人付出的艰辛也不会少。比较起来,做企业和做民间博物馆,哪个更辛苦?

未立学:累并快乐着。人生回想起来,一路走来觉得很有价值。游客走到这里停下来,吸取一些东西,一些精华,你的内心也是非常舒服和满足的。但是馆的设计和藏品搜集,展示的思路,都非常耗神。如果某个藏品特别吸引我,我会几天几夜不睡觉都要想办法把它引进过来。

徽派:好多事情你都是亲力亲为?

未立学:是。有时候布展的时候,想到很多人会走进来,父母会给孩子说过去的历史,内心就会有动力,想到这些,我会一个人唱起来。

只想着挣钱可能“误人子弟”

徽派走进长临河古镇民间博物馆内

徽派:在您的民间博物馆之路上,是先有藏品再有博物馆,还是先有博物馆的设想再去搜集藏品?

未立学:先有想法,再想藏品。内心里要有一全套的思路,然后怎么呈现,搜集的时候就要想好,哪些东西是我想要展示的。一个博物馆,你馆长有没有用心,观赏者是能看出来的。

徽派:现在除了报刊和邮政博物馆,还有更多的思路吗?

未立学:报刊和邮政两个省级馆出来之后,省里的文化部门,北京的一些朋友来看都竖起大拇指。现在我们有报刊博物馆、百年邮政博物馆两个省级馆,有典当行、闺域阁、汉服馆、聚贤书院,我的想法是若干年以后,如果有机会,打造更多特色藏馆,打造一个博物馆群落和文化街区,让大家觉得聚贤文化那个馆群很有意思。其实民间博物馆有情怀的人非常多。文化和旅游相结合,旅游没有文化做载体不能真正吸引人。我在想,一个村有一些能人,如果政府给个氛围,让有能耐的人,去实现一村一品一文化,稍微拿出一点资金,我认为很多人都愿意干,形成一个气氛,老百姓都自发地愉悦地把这些馆建起来,村级镇级市级都能做,大家的东西不是放在仓库里。说到这里,我可以这样说,只要地方政府愿意,我可以无偿的分享经验,只要能帮助到他们,我都愿意做。

邮政博物馆藏品

徽派:您是把理想照进了现实。其实作为爱好者想要涉猎可能困难重重,除了政府部门的支持,在这条路上你还有什么能分享给他们?

未立学:七年,感触非常深。做个博物馆不是一般人去玩的。选址很关键,种子要看准了,那个地方是不是适合你。很多有想法的人,愿意办馆,但是不知道怎么干。很多人也觉得,自己家门口的东西都不行。其实政府的人和民间有情怀的人,各自立场不同,你要有困难准备,但是你要坚持。我也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有时候我自己都不解为何会有那么多正能量的支持。你做好了,别人认可你了,你需要提高自己的修养和素质。一个馆长如果想着挣钱,这个馆可能就误人子弟。开馆你是要造血,我们后期是想尽我所能,有的收入不能用物质评价的,精神收获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收获。长临河的很多百姓看到我都非常客气,说馆长您来了,我内心非常舒服和满足。

邮政博物馆内部陈设

徽派:您现在基本就是放弃了主业,全身心在馆群的建设上了?

未立学:是的。我一直在思考,民间博物馆怎么填补,怎么让大家感兴趣,把馆群打造出来。建博物馆是费心血的,全是自己亲力亲为,做文化这东西,很多东西要不断调整,从框架到文案,要请到很多专业的人来处理,是系统性的工程。多走走,多看看,多想想,保持激情,和行动力。

民间博物馆不是“大和多就好”

徽派:承载初心的民间博物馆和你未来想要打造的博物馆,有区别吗?

未立学:我的博物馆想象,包括偶尔看国外的博物馆,譬如有的日本的博物馆可能藏品不多,但吸引很多人来参观。不是大,东西多就好,怎么样把历史说明白,多少年之后依旧发光发彩。不管大与小,把馆做出历史脉络,一目了然。比如我这里的报刊馆,来过的人几乎都是非常认可,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甲午战争、戊戌变法、五四运动到共产党成立,从第一次国共合作、长征、西安事变到重庆谈判、内战爆发、全国解放,从开国大典到抗美援朝、新中国成立,再到两弹一星的报刊,到小岗村改革开放,到香港回归澳门回归、奥运会,我还放了个空框——历史是过去,但历史从没有过去,今天是明天的历史。我希望从邮政馆到报刊馆,有触动到内心的东西。

报刊博物馆

徽派:还有更进一步的筹划吗?

未立学:最近在策划华夏服饰馆,我们说“衣冠禽兽”是贬义词,其实禽是文官,兽是武官,把这个历史讲出来,也很有意思,我自己也很期待。还有一个徽州淑人馆,徽州女人的发簪、耳环,你看看她们当年的品味,把很多奢侈品比下去,想想他们对徽商的影响,我想做出来之后,全中国女性都想去这个馆看一下,还有一个戏曲博物馆,关于安徽戏曲,关于徽班进京,怎么把戏曲呈现出来。

徽派:先有表达,然后去收藏。

未立学:做馆要让人有兴趣。到博物馆可以回味感受历史,这些在书本上事体验和接触不到的。民间博物馆是国有博物馆的一个补充,真的是要靠情怀来做。

年轻人还是不要“躺平和摆烂”

报刊博物馆藏品

徽派:您的博物馆就是让故事串起来,让历史活起来。

未立学:刚开始最难。因为我本身文化底蕴薄弱,也没有建馆经验,纯粹是精神支撑,挣得一些小钱不够打水漂的,既然选择了,觉得有意义,就想把馆造出来,影响身边的人,让世人看出来,慢慢就转换过来了,回想起来都不叫难事。我每天就像打鸡血一样,把这些干出来,到老了想我年轻时也可以,我明白我想要什么。这个社会就给予我们这么好的条件,能花点时间精力做自己热爱的事,只要内心舒服舒坦,比什么都好。

徽派:做喜欢的事,内心会更有动力。那您在面对家人或者旁人的质疑的时候,如何调节?

未立学:质疑很正常,我不在乎他们怎么评价。唯一有点难受的是我的母亲我没有照顾好。母亲去世三个月了,没走之前盼着我多照顾她,唯一这一点很遗憾,其它真的无所谓,那些苦和累都不叫个事。

徽派:母亲来参观过吗?

未立学:我母亲来看,眼泪直流,说没想到我家儿子能把这些做好。

徽派:你的经历很励志。对于现在年轻人创业或坚持理想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未立学:我明年50了。年轻人不能躺平安逸,要去创新。找准社会的需求,去创新。社会上很多事可以做,年轻不能就老想着安逸,平躺自己,年轻人要多去给自己未来多想想,人生就几万天。要知道自己有什么,自己没什么。怎么样去创造自己的舞台,遇到任何事情,刚开始困难重重。你想看到更好的风景,肯定是累的,你必须有这个心态。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蒋楠楠/文 薛重廉/摄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