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大皖新闻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洪波:美如“格桑花” ,助学在路上

©原创 2022-03-14 16:53

访谈完整视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她被称为40万藏族孩子的“妈妈”,也是孩子们眼中高原上最美的“格桑花”。2005年,洪波成立“格桑花西部助学”公益组织,并以十余载的坚守为无数西部藏区贫困学子托起明天的太阳和希望。3月10日下午,洪波做客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20冠名的大皖徽派直播,分享做公益多年的心路历程。洪波说,自己做公益,做志愿者,看似一直在给予,实则收获更多,这个过程有困难,有挫折,有发展,有变化,可喜的是,洪波一直和她的团队,和她所热爱的孩子们共同学习成长,互相滋养成就,以实际行动诠释着那句经典的话:一个人做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做志愿者 有英雄情结

洪波做客徽派

徽派:2002年,您去可可西里做志愿者,这跟后来创办“格桑花”有联系吗?

洪波:有。2002年我第一次去青海,在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认识了当地巡山队的队员,他们的家乡就在青海玉树,所以“格桑花”最早在玉树做公益事业就是通过他们介绍的。

徽派:当时为什么选择去做志愿者?

洪波:那时候中国青年报的“冰点”栏目专门介绍过可可西里“野牦牛队”牺牲的扎巴多杰、索南达杰等队员的事迹,以前从没想过会走近那一群人,和他们真正在一起生活和工作,所以当我了解了那片神奇的土地,就会特别留意这些信息。有一天,有这样一个机会,可可西里管理局招募志愿者的时候,我就报名了。

黄河源头曲麻莱县秋智乡,学校门口的河边

徽派:是不是有种走进故事里的感觉?

洪波:是的。我很佩服很崇拜那些人,沿着他们走过的路,经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对我来说特别向往。回到内地以后,就在想我能为那片土地做点什么?就想到了孩子的教育。那以什么样的方式,在我的家乡,可以365天为西部藏区做一点事情呢?2005年,正是互联网兴起之时,通过网络把团队连接在了一起。

成立组织 从1到1万个

助学早期,孩子背的书包

徽派:“格桑花”诞生的背景是什么?

洪波:2004年春节的时候,我去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的郎木寺学习摄影,拍人像,遇到两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小女孩,就像两朵花一样,忍不住就想跟在她们后面拍拍拍。两人大概七八岁,怯怯的,手上捏着一根虫草,问我:“阿姨,你要虫草吗?”我很好奇,因为没见过两人卖一根虫草的,原来虫草是两人自己挖的,想凑学费上学。我带着很多好奇走进她们家,姐妹俩从小父亲去世,妈妈带着她们生活,干所有的苦活累活,日子非常艰难。因为我是驴友,平时特别喜欢旅行,也拿着相机拍那里的寺院,江河,风光,但从来没想过,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更没想到失学儿童竟然就在我身边。回来以后我就想,我一人帮一个,发动10个朋友就能帮10个孩子,这是我们可以做的。当时我有个心愿,用一生时间帮助100个孩子上学读书。当我的心愿和大家的产生共振时,用了2个月的时间就帮助了100个孩子,用了10个月的时间就帮助了1000个孩子,那接下来我们就要帮助1万个孩子。后来不停地有新朋友加入进来,他们希望能有真正帮助到贫困学子的渠道,也害怕自己的善心被欺骗。面对这么多好人,我能力有限,只有尽力为大家服务,把平台做好,做到公开透明,让大家放心地资助孩子。

积极想办法解决孩子们洗澡问题

徽派:从个人善心之举到维护公益组织,这个过程中有哪些故事可以分享?

洪波:一开始没有经验,发动驴友找来的需要资助的小孩分布在各个地方,距离也比较远,到后来发放助学金的时候,发现路费比学费多得多,怎么可持续呢?那就集中选择最偏远最贫困的地方,以前我们的助学项目分布在甘肃、青海、四川和西藏,后来四川呢打包给当地的公益组织了,西藏呢我们的国家政策越来越好,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放在了青海玉树地区,这里海拔最高,最艰苦,是国家级贫困地区。大部分人不太了解这里,交通不发达,也没有机场,从西宁坐大巴要十几个小时,高反,缺氧,气候寒冷,一年只有6、7、8三个月不用烤火,游客很少,基本是封闭区域。在玉树地震之前我们已经干了很多年,所以救灾我们也是第一时间赶到,因为和每个乡小、村小我们都有合作,所以快速过去,不需要向导和翻译,便可直接到达各个学校了解灾情,把信息发布出去。看他们需要什么,配合政府,有序救灾。

徽派:公益组织琐碎事务很多,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洪波:开展工作比较困难,因为交通不便,信息反馈时间特别长,而且很多捐助人本身不了解西部的状况,会有一些惯性思维,比如希望自家孩子和帮扶对象结对子、通信等等,但是很多小朋友不会写信,我们在中间做了大量的沟通工作。我们告诉捐助者,只要孩子能上学读书,以后自食其力,对国家有用,那我们的心愿就完成了,不一定需要他汇报生活或者写感谢信。我们也从来不挂孩子们的照片供捐助人挑选。对孩子隐私保护这块做得还是挺好的,因为只有守住这些底线,才能赢得更多人尊重。

收获更多 过程中受益

曾被资助的“格二代”,现在成为孤儿学校老师

徽派:您觉得做公益最核心最重要的态度是什么?

洪波:作为志愿者,要有敬畏之心。对需要帮助的人,不能高高在上,俯视别人,自以为是,要了解他真正的需求是什么,要深入他们的生活,和他们建立感情;对待社会各界的爱心捐款,每一分钱的使用都要如履薄冰,因为都是对我们的信任,所以要认真踏实做事,不能有任何的假大空,那样是没办法长久的,也迟早会失信于人;还有,得学会感恩,这是给我们的服务机会,对我们是种锻炼,也是自我成长。我们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学会重新看待这个世界,拓宽了认知,认识了很多以往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徽派:您经常说一句话,看起来是在给予,其实自己收获更多,这是什么样的体验?

洪波:一开始给孩子资助学费,孩子给我写信,说羡慕同学有自行车,也想有一个,我觉得简单,那我就给她买啊,但是被她妈妈拒绝了,说自行车不是学习用品,不比学习没有出息。满足自己做好人的愿望,是帮人家还是害人家?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要怎么面对他?只是给予吗?这个过程中,我们自己受了教育,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要警觉,时时提醒自己:是无止境给予,培养一个乞丐;还是让孩子自己站起来,有独立自主的精神,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后来这个孩子长大了,她说“格桑花”不只是资助了她上学,更是给她指了一条人生的道路。所以我自己也在不断受教育,会有更多思考,收获就在这里。

早期为改善孩子们生活条件,给学校建的牧场

徽派:对于如何做好公益的思考一直在变化?

洪波:“格桑花”办起来已有十八年了,孩子的需求也在发生着变化,从物质匮乏到个人成长、能力发展方面,需求不断在提升。以前我们送钱送物,帮着打井,建太阳能光伏电站,盖厨房,买桌椅板凳,后来国家投了大量资金,不需要我们再做这些了。我们开始呼吁和倡导给孩子送火车票,让他们从大山里走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让学习更有动力,能探索感受更多新奇的东西。书包文具早已不是他的需求。不太了解这些的送温暖献爱心人士,可能还在送着,把仓库都堆满了,那就需要我们这样的中间机构能把孩子的新需求发布出去,让爱心人士的钱能花在刀刃上,这是我们的价值所在。比如我们的志愿者队伍,也在发生着变化。以前门槛相对较低,大家因为献爱心捐款出力自然而然走到一起,募集衣服、书籍等物资,现在不用了,得往更专业化方向发展,比如教育类、心理健康类培训老师的需求在增加,他们可以陪伴孩子成长,解决他们的心理问题。

坚守多年 要静待花开

洪波为徽派题字

徽派:您坚持这么多年的动力是什么?面对荣誉和痛苦的两级状态又是如何应对的?

洪波:因为一茬茬的孩子上学,每年都在滚动增加,连续不断的,就不能停下来。当初承诺资助孩子上大学,承诺没完成,责任也一直在这。再加上越来越多人的不断关心、支持和推动,别人这么信任,我们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了?这是对孩子的责任,也是对公众的责任。信任是非常宝贵的,也是很难建立的,我们很珍视。而且,自己内心一直想做有意义的事,那么能做一点是一点,尽自己所能,这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荣誉是别人对我们选择这条路、做这件事的认可,不属于我个人,而属于组织和团队,我本人对此没有任何的压力和负担,而且我们做这个也不是为了获得荣誉;至于某些痛苦,也是难免的,必须要交的学费,我们也有过错误,技术上的、管理上的,也有很多试错的、浪费的过程,也有被误解被批评的时候,但这也是别人用另一种方式提醒和关心你。经历过了以后,我觉得,委屈啊痛苦啊不被理解啊,也都不算什么,自己复盘总结还是能发现里面让人乐观的很多东西,我们也在不断学习、感受和成长。

“护花行动”教孩子们如何洗脚

徽派:这十几年西部的发展现状对您触动大吗?

洪波:以前很多地方都是与世隔绝,没有信号的,要了解孩子的帮扶信息,要么亲自过去,要么找人带信或转述,效率很低,而且经常丢信。现在有了网络太幸福了,大部分学校都能够上网了,我们就通过互联网搭建一些互动平台,把乡村基础教育师资作为工作重点,通过帮助西部教师的个人成长来促进孩子的全面发展,因为一个好老师可以影响一批孩子。比如我们现在做的线上读书会,会先让老师知道怎么去阅读,有良好的阅读习惯并从中受益后,再进行师生共读,天天读,连大年初一都不停。我也陪着他们一起读,因此和老师会有更多共鸣,对他们的压力也更能理解。我们的项目点一般都分布在比较偏远的三大江源头的牧区,都是乡村学校,老师们既当爹又当妈,对孩子的影响很大。这些地方条件艰苦,对年轻人是个很大的挑战,现在最缺的还是师资。通过互联网我们互相支持,让他们坚定信心,那里的条件一定会改变。现在重点关注的是让孩子在学校如何全面发展,快乐成长。关注教育,有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情。我们现在有很多“格二代”,他们通过“格桑花”当年的资助和自己的努力,大学毕业当了老师,然后又反馈社会。像种子已开始生根发芽,继续发光发热。我现在没以前那么急了,静待花开,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成长规律。做任何事要有长线思维,不是短期行为,不应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从长远看,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孩子们长大了,“格三代”也出来了,每个人都在这个组织里成长、受益、收获。教育使人成长,是水滴石穿非常漫长的过程。

“格桑花”教师成长营寒假在海南参观现代高科技农业示范园

徽派: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公益事业中,您会分享什么样的经验?

洪波:训练自己要有一颗敏感的心,先从感知身边人的需求入手,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心为家人、同事服务?不是一定要加入某个组织成为志愿者,才能为他人服务。人经常忙于自己的事,而忽略了身边的人。如果能关注身边的人,感知身边人的痛苦与欢乐,心自然就会敏锐起来。。我的老师讲,要日行十善,还要都记下来。我当然不解,为什么做了好事要记下来?后来才知道,记录本身会让我们思考,我们做得够不够?有什么不足之处?获得的收益远大于不记录者。这是让自己看清自己。做不做志愿者都是一样的。所有外界问题都是自己的认知问题,人的认知是局限的,只有不停地学习、实践、反思,才能看清问题然后知道怎么去做。

徽派:未来“格桑花”会是什么样子?

洪波:因为疫情关系,也因为时代的变迁,孩子们在成长,我们也在成长。我们目前重点做的就是线上教育培训。我们会跟我们的服务对象,跟整个团队,跟志愿者,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学习,一起成长。总结起来就是互相滋养、互相成就。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 李燕然/文 顾亦飞/图



访谈完整视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她被称为40万藏族孩子的“妈妈”,也是孩子们眼中高原上最美的“格桑花”。2005年,洪波成立“格桑花西部助学”公益组织,并以十余载的坚守为无数西部藏区贫困学子托起明天的太阳和希望。3月10日下午,洪波做客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20冠名的大皖徽派直播,分享做公益多年的心路历程。洪波说,自己做公益,做志愿者,看似一直在给予,实则收获更多,这个过程有困难,有挫折,有发展,有变化,可喜的是,洪波一直和她的团队,和她所热爱的孩子们共同学习成长,互相滋养成就,以实际行动诠释着那句经典的话:一个人做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做志愿者 有英雄情结

洪波做客徽派

徽派:2002年,您去可可西里做志愿者,这跟后来创办“格桑花”有联系吗?

洪波:有。2002年我第一次去青海,在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认识了当地巡山队的队员,他们的家乡就在青海玉树,所以“格桑花”最早在玉树做公益事业就是通过他们介绍的。

徽派:当时为什么选择去做志愿者?

洪波:那时候中国青年报的“冰点”栏目专门介绍过可可西里“野牦牛队”牺牲的扎巴多杰、索南达杰等队员的事迹,以前从没想过会走近那一群人,和他们真正在一起生活和工作,所以当我了解了那片神奇的土地,就会特别留意这些信息。有一天,有这样一个机会,可可西里管理局招募志愿者的时候,我就报名了。

黄河源头曲麻莱县秋智乡,学校门口的河边

徽派:是不是有种走进故事里的感觉?

洪波:是的。我很佩服很崇拜那些人,沿着他们走过的路,经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对我来说特别向往。回到内地以后,就在想我能为那片土地做点什么?就想到了孩子的教育。那以什么样的方式,在我的家乡,可以365天为西部藏区做一点事情呢?2005年,正是互联网兴起之时,通过网络把团队连接在了一起。

成立组织 从1到1万个

助学早期,孩子背的书包

徽派:“格桑花”诞生的背景是什么?

洪波:2004年春节的时候,我去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的郎木寺学习摄影,拍人像,遇到两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小女孩,就像两朵花一样,忍不住就想跟在她们后面拍拍拍。两人大概七八岁,怯怯的,手上捏着一根虫草,问我:“阿姨,你要虫草吗?”我很好奇,因为没见过两人卖一根虫草的,原来虫草是两人自己挖的,想凑学费上学。我带着很多好奇走进她们家,姐妹俩从小父亲去世,妈妈带着她们生活,干所有的苦活累活,日子非常艰难。因为我是驴友,平时特别喜欢旅行,也拿着相机拍那里的寺院,江河,风光,但从来没想过,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更没想到失学儿童竟然就在我身边。回来以后我就想,我一人帮一个,发动10个朋友就能帮10个孩子,这是我们可以做的。当时我有个心愿,用一生时间帮助100个孩子上学读书。当我的心愿和大家的产生共振时,用了2个月的时间就帮助了100个孩子,用了10个月的时间就帮助了1000个孩子,那接下来我们就要帮助1万个孩子。后来不停地有新朋友加入进来,他们希望能有真正帮助到贫困学子的渠道,也害怕自己的善心被欺骗。面对这么多好人,我能力有限,只有尽力为大家服务,把平台做好,做到公开透明,让大家放心地资助孩子。

积极想办法解决孩子们洗澡问题

徽派:从个人善心之举到维护公益组织,这个过程中有哪些故事可以分享?

洪波:一开始没有经验,发动驴友找来的需要资助的小孩分布在各个地方,距离也比较远,到后来发放助学金的时候,发现路费比学费多得多,怎么可持续呢?那就集中选择最偏远最贫困的地方,以前我们的助学项目分布在甘肃、青海、四川和西藏,后来四川呢打包给当地的公益组织了,西藏呢我们的国家政策越来越好,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放在了青海玉树地区,这里海拔最高,最艰苦,是国家级贫困地区。大部分人不太了解这里,交通不发达,也没有机场,从西宁坐大巴要十几个小时,高反,缺氧,气候寒冷,一年只有6、7、8三个月不用烤火,游客很少,基本是封闭区域。在玉树地震之前我们已经干了很多年,所以救灾我们也是第一时间赶到,因为和每个乡小、村小我们都有合作,所以快速过去,不需要向导和翻译,便可直接到达各个学校了解灾情,把信息发布出去。看他们需要什么,配合政府,有序救灾。

徽派:公益组织琐碎事务很多,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洪波:开展工作比较困难,因为交通不便,信息反馈时间特别长,而且很多捐助人本身不了解西部的状况,会有一些惯性思维,比如希望自家孩子和帮扶对象结对子、通信等等,但是很多小朋友不会写信,我们在中间做了大量的沟通工作。我们告诉捐助者,只要孩子能上学读书,以后自食其力,对国家有用,那我们的心愿就完成了,不一定需要他汇报生活或者写感谢信。我们也从来不挂孩子们的照片供捐助人挑选。对孩子隐私保护这块做得还是挺好的,因为只有守住这些底线,才能赢得更多人尊重。

收获更多 过程中受益

曾被资助的“格二代”,现在成为孤儿学校老师

徽派:您觉得做公益最核心最重要的态度是什么?

洪波:作为志愿者,要有敬畏之心。对需要帮助的人,不能高高在上,俯视别人,自以为是,要了解他真正的需求是什么,要深入他们的生活,和他们建立感情;对待社会各界的爱心捐款,每一分钱的使用都要如履薄冰,因为都是对我们的信任,所以要认真踏实做事,不能有任何的假大空,那样是没办法长久的,也迟早会失信于人;还有,得学会感恩,这是给我们的服务机会,对我们是种锻炼,也是自我成长。我们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学会重新看待这个世界,拓宽了认知,认识了很多以往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徽派:您经常说一句话,看起来是在给予,其实自己收获更多,这是什么样的体验?

洪波:一开始给孩子资助学费,孩子给我写信,说羡慕同学有自行车,也想有一个,我觉得简单,那我就给她买啊,但是被她妈妈拒绝了,说自行车不是学习用品,不比学习没有出息。满足自己做好人的愿望,是帮人家还是害人家?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要怎么面对他?只是给予吗?这个过程中,我们自己受了教育,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要警觉,时时提醒自己:是无止境给予,培养一个乞丐;还是让孩子自己站起来,有独立自主的精神,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后来这个孩子长大了,她说“格桑花”不只是资助了她上学,更是给她指了一条人生的道路。所以我自己也在不断受教育,会有更多思考,收获就在这里。

早期为改善孩子们生活条件,给学校建的牧场

徽派:对于如何做好公益的思考一直在变化?

洪波:“格桑花”办起来已有十八年了,孩子的需求也在发生着变化,从物质匮乏到个人成长、能力发展方面,需求不断在提升。以前我们送钱送物,帮着打井,建太阳能光伏电站,盖厨房,买桌椅板凳,后来国家投了大量资金,不需要我们再做这些了。我们开始呼吁和倡导给孩子送火车票,让他们从大山里走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让学习更有动力,能探索感受更多新奇的东西。书包文具早已不是他的需求。不太了解这些的送温暖献爱心人士,可能还在送着,把仓库都堆满了,那就需要我们这样的中间机构能把孩子的新需求发布出去,让爱心人士的钱能花在刀刃上,这是我们的价值所在。比如我们的志愿者队伍,也在发生着变化。以前门槛相对较低,大家因为献爱心捐款出力自然而然走到一起,募集衣服、书籍等物资,现在不用了,得往更专业化方向发展,比如教育类、心理健康类培训老师的需求在增加,他们可以陪伴孩子成长,解决他们的心理问题。

坚守多年 要静待花开

洪波为徽派题字

徽派:您坚持这么多年的动力是什么?面对荣誉和痛苦的两级状态又是如何应对的?

洪波:因为一茬茬的孩子上学,每年都在滚动增加,连续不断的,就不能停下来。当初承诺资助孩子上大学,承诺没完成,责任也一直在这。再加上越来越多人的不断关心、支持和推动,别人这么信任,我们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了?这是对孩子的责任,也是对公众的责任。信任是非常宝贵的,也是很难建立的,我们很珍视。而且,自己内心一直想做有意义的事,那么能做一点是一点,尽自己所能,这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荣誉是别人对我们选择这条路、做这件事的认可,不属于我个人,而属于组织和团队,我本人对此没有任何的压力和负担,而且我们做这个也不是为了获得荣誉;至于某些痛苦,也是难免的,必须要交的学费,我们也有过错误,技术上的、管理上的,也有很多试错的、浪费的过程,也有被误解被批评的时候,但这也是别人用另一种方式提醒和关心你。经历过了以后,我觉得,委屈啊痛苦啊不被理解啊,也都不算什么,自己复盘总结还是能发现里面让人乐观的很多东西,我们也在不断学习、感受和成长。

“护花行动”教孩子们如何洗脚

徽派:这十几年西部的发展现状对您触动大吗?

洪波:以前很多地方都是与世隔绝,没有信号的,要了解孩子的帮扶信息,要么亲自过去,要么找人带信或转述,效率很低,而且经常丢信。现在有了网络太幸福了,大部分学校都能够上网了,我们就通过互联网搭建一些互动平台,把乡村基础教育师资作为工作重点,通过帮助西部教师的个人成长来促进孩子的全面发展,因为一个好老师可以影响一批孩子。比如我们现在做的线上读书会,会先让老师知道怎么去阅读,有良好的阅读习惯并从中受益后,再进行师生共读,天天读,连大年初一都不停。我也陪着他们一起读,因此和老师会有更多共鸣,对他们的压力也更能理解。我们的项目点一般都分布在比较偏远的三大江源头的牧区,都是乡村学校,老师们既当爹又当妈,对孩子的影响很大。这些地方条件艰苦,对年轻人是个很大的挑战,现在最缺的还是师资。通过互联网我们互相支持,让他们坚定信心,那里的条件一定会改变。现在重点关注的是让孩子在学校如何全面发展,快乐成长。关注教育,有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情。我们现在有很多“格二代”,他们通过“格桑花”当年的资助和自己的努力,大学毕业当了老师,然后又反馈社会。像种子已开始生根发芽,继续发光发热。我现在没以前那么急了,静待花开,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成长规律。做任何事要有长线思维,不是短期行为,不应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从长远看,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孩子们长大了,“格三代”也出来了,每个人都在这个组织里成长、受益、收获。教育使人成长,是水滴石穿非常漫长的过程。

“格桑花”教师成长营寒假在海南参观现代高科技农业示范园

徽派: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公益事业中,您会分享什么样的经验?

洪波:训练自己要有一颗敏感的心,先从感知身边人的需求入手,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心为家人、同事服务?不是一定要加入某个组织成为志愿者,才能为他人服务。人经常忙于自己的事,而忽略了身边的人。如果能关注身边的人,感知身边人的痛苦与欢乐,心自然就会敏锐起来。。我的老师讲,要日行十善,还要都记下来。我当然不解,为什么做了好事要记下来?后来才知道,记录本身会让我们思考,我们做得够不够?有什么不足之处?获得的收益远大于不记录者。这是让自己看清自己。做不做志愿者都是一样的。所有外界问题都是自己的认知问题,人的认知是局限的,只有不停地学习、实践、反思,才能看清问题然后知道怎么去做。

徽派:未来“格桑花”会是什么样子?

洪波:因为疫情关系,也因为时代的变迁,孩子们在成长,我们也在成长。我们目前重点做的就是线上教育培训。我们会跟我们的服务对象,跟整个团队,跟志愿者,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学习,一起成长。总结起来就是互相滋养、互相成就。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 李燕然/文 顾亦飞/图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