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大皖新闻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洪放:把最好的诗篇写在这片奋进而亲切的土地

©原创 2022-02-14 16:59

徽派访谈视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著名作家洪放上周末做客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冠名播出的徽派栏目。此番他携书写合肥科技城大变迁故事的长篇小说《追风》走进徽派直播间,分享这本书与合肥的关系,对合肥的意义,探讨一个作家的时代性创作与纯文学写作之间关系的处理。虽然书中的南州的枝枝叶叶总是闪烁着“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影子,洪放也坦言从桐城到合肥确实切身感受到了第二故乡的创新脉动,但这依然是一部虚构的文学作品,只是始终有重合着合肥脚印的剪不断的热忱,以及一部虚构作品里真实的一个国家的创新精神的缩影。他说,于合肥,于时代,这本《追风》都有一种深沉的使命感。

落在实处的亲切感觉

徽派:徽派虎年第一期节目,祝徽派观众虎年大吉。今天走进我们徽派直播间的是省作协副主席、合肥市作协主席洪放先生,洪老师先跟我们徽派的观众打个招呼。

洪放:有幸新年走进徽派,祝大家新年好。

作家洪放

徽派:洪老师今天带来的这本新书叫《追风》,这两个字让我想到咱们正在举行的冬奥会。

洪放:“追风”这个词本身就是动态的轻盈的力量的向前的,是一种向往和总结。就这本叫《追风》的小说来看,这是一本典型的现实主义作品,重大主题的现实题材,全面反映十余年科技创新的历程。我们的改革从工业经济到制度改革到现在主要进入科技创新,过程复杂而漫长。作为一部典型的全面反映城市科技创新推进的作品,也是我所感受的。作为作者,这本书如果用两个字说是“科技”,四个字说是“科技创新”。当然是重大题材的现实主义,作为一个作家,要面对现实,关注身边的变化。

徽派:紧随时代脉搏。

洪放:其实准确说这本书改稿四次,历时三年。第一稿出来以后可以说重新写了一次。这本书的责任编辑,其实也参与了这本书的创作,付出了很多心血。现在呈现出来的东西和最初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包容度和历程的展现都是很完整的。

徽派:四易其稿。肯定放了很多心血在里面。我昨天翻完了,有很强的代入感,我说这不就是我们合肥嘛。这种创作对于一个作家是好事还是坏事?它是小说还是纪实文学?

洪放:某种程度上说,作为一个真正的作家,没有一个作家可以离开他自己认同的精神文化世界,会把文化意义上的故乡当做创作上的根据地。作为一个新合肥人,受合肥文化的影响,合肥这个城市也逐渐进入我到精神原乡中。写任何小说,都难以避免和合肥文化故乡的关联。这本书更加明显一些,这是以合肥科技创新为蓝本,但并不是纪实文学。作为基本参考,有很多合肥的元素,也做了一些技术上的处理。读者感受到作家创作的精神依靠,有一定的亲切感,说明创作真正的能够接地气,真正反映事实,而不是悬在空中的、全是虚构的东西。

真实故事蓝本的创作考验

徽派:三年四易其稿,这其中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洪放:第一稿有很强的纪实性,所有我掌握的素材都放在了第一稿中,出版稿已经做了处理,但有些地方比如科学岛是不能改的,它是特定的,当然创作素材中也有一些共性的。

徽派:有人很自然会对号入座,会有意处理吗?

洪放:这部小说,四易其稿,小说故事性文学性要不断改,人物设定故事冲突,都是要不断修改。作为一部小说,还是要从小说本身特性来处理。一本小说,首先是文学性,在文学性的基础上要让读者读到一个好的故事——我的优势是合肥创新发展的故事本身就是一个好的故事。很多读者读了之后都会说是写合肥的,我也希望读者看到小说中合肥的故事,同时充分考虑到这是一本小说,故事设定情感设定,毕竟小说是再生的艺术,小说里也会出现北京元素上海元素,别的地方的科技创新的元素,肯定有合肥故事的主要存在,但绝对不是单一的合肥故事;第二,书中的人物是集合了多个人物的特性,是作为小说的文学性存在的,肯定不是某一个具体人物,写到科学岛是作家创作的需要,落到实处,同时作为合肥的作家,也想把合肥推出去,也是作家的职责所在。


徽派:可以想象你在创作时围绕天鹅湖散步,看孩子堆沙子的情景。那里面哪个人物最吸引你?洪老师谦虚说有好的故事蓝本,但作为小说家面对这样的蓝本,想象的空间会不会逼仄狭窄一些?特别是人物的描写,如何避免陷入脸谱化?

洪放:确实很困难。文学创作很重要的一个事就是,有典型故事蓝本的创作,真实性和艺术性处理的问题。这次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文学性和真实性的处理。但这也是一次锤炼,在保证文学性的基础上,同时又不拘泥于某一个现实的单一的作品,几个感受特别深。第一个,怎么处理现实题材和文学性。写其它作品有更多虚构和想象空间,有些东西没法想象,甚至没有想象的余地,开始很困惑,就确定了基本方向,首先是文学作品,按这个标准来写,围绕文学作品四个字来勾勒故事虚构人物;第二个,是怎么解决有故事蓝本的故事和小说真实的关系。这本书开始关注度肯定很高,首先是科技创新的题材比较少,其次很关注在这个历程中他们所充当的角色,留下了什么痕迹,塑造了什么样的形象,作为作者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写特别明显的个人,特别明显的重大个案,过分脸谱化;第三是怎么处理重大现实题材和当下社会发展的关系。目前以全国一个省会城市科技创新为蓝本的小说,这是第一部。

处处是合肥  处处出合肥

徽派:第一部?

洪放:对。全面写这个题材的是第一部。怎么呈现科技创新在整个城市发展中的作用,给城市人民获得感和成就感,科技创新是城市前进历程中的重要因素,但不是这个城市的全部。围绕科技创新,这个城市还做了更多的工作,通过这些矛盾的解决,就避免读者过分寻找小说中的合肥。我也希望小说出来后,合肥读者感觉这个小说写的是合肥,但是处处跳出了合肥,没有过于拘泥合肥。

徽派:解决矛盾的重点,还是当做虚构的文学作品来写。洪老师解决矛盾冲突在书中有没有什么小彩蛋,花费了很多心思的那种?

洪放:肯定有。作为一个作者,思考得特别多的,跟责编老师多次商量细节。市长这个人物,单纯从一般文学作品来看,会把矛盾冲突做得更大更广,但是考虑到科技创新的小说,对于市长这个人物的处理,犹豫、反对、甚至阻挠,做一些小动作,后来我想这么写就过于文学化,还是要尊重现实主义传统,他的所有作为都是有自己的考量的,他有他的难处,所以现在呈现的是,应该说是可能缺乏改革的勇气和魄力,但又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为老百姓考量的市长,总体上是一个好市长,但是缺少创新勇气。

《追风》责编韩露(左)和作者洪放做客徽派

徽派:不能为了矛盾冲突而矛盾冲突,过于脸谱化。

洪放:对。矛盾冲突大的一个人物是试验区的一个主任,这个人物也做了一些处理,没有写成一个彻头彻尾腐败的人,而是一个很有能力风风火火的人,有能力有个性有特点,也就有自己的骄傲自得有情绪,最终成为一个腐败分子,力争让人物多样立体全面。还有小细节就是情感线,一个作家想写好作品,情感线肯定是重要的,但考虑到创作主体和主题,情感线相对处理得比较理性,整个是含而不露的,把情感和工作交叉在一起,而不是日常化生活化的,当然也涉及了一些。很多小细节,作为作者我觉得还是有点看头。

徽派:刚刚您说的几个人物,觉得很亲和的重点是,他不是非此即彼的那种极端,不是脸谱化。作为您来说,这种创作主题是不是首次尝试,对您的意义在哪里?

洪放:作为作家,能写这样一部作品要感谢这个时代,有这样的时代背景才有这样的机会;第二也要感谢我到了合肥,有了这样生活的经历才有机会;第三要充分感谢这本书的蓝本,合肥的科技创新,全国的科技创新你深入进去看更丰富更多彩,小说只是其中一面,这几年采访合肥科技企业也有上百家,江淮汽车、长鑫存储,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合肥的科技创新确实值得写,丰富的故事丰富的历程,行动层面体制层面,高新区科学岛合肥科技创新的动力和带给你的感受,给你冲动。生活和工作在这片土地上,你就要写它最能打动你的地方,我也有责任和义务,把我所知道的感受到的合肥,表达给大家。一个合肥的作家要讲好合肥的故事,我们可以写离我们遥远的故事,但我们关注我们当下的,我们生存的土地,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但这不是合肥的纪实文学,它是一个小说,重要的动机、重要的素材、重要的创作动力来自合肥,应该尽力去做好。

洪放为创作到工厂实地采访(受访者供图)

创新洪流里还有太多故事

徽派:大家这几年都在关心合肥的速度和创新。这个主题很大,前面也有改革文学,这是一个新时代的样本?如何处理时代和文学的关系?

洪放:说样本谈不上。作为一个作家创作的实验,一个历程。中国的改革文学,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从《乔厂长上任记》到《沉重的翅膀》,他们更多可能关注企业的主体,从解放生产力,最大的核心就是解放生产力,企业的效益就出来了,工人成为企业的主体;90年代以后各项改革进入新的时代,以《大厂》《新星》等为代表的小说关注的不仅仅是生产力,深入到了包括体制和机制的改革,带有强烈的批判色彩。中国的改革文学一直在延续,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单一的特征性消失了,是一种综合的改革,一直到近年,特别十八大以后,科技创新成了国策,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也有人说科技创新是中国的第三次工业改革。改革肯定有阵痛,我也希望读者从我这本书,能够更多了解改革的脉络和延伸,作为一个作家,也要让读者能看到这本书里所呈现的,有血有肉的人物。

徽派:小说很鲜活,有没有人联系要改编影视剧?

洪放:有。不方便透露。

徽派:果然。我想也是,因为小说不仅仅是科技成果,还有时代人物的精神状态。真的特别合适搬上荧幕。如果您亲自编剧,还会做哪些处理?

洪放:对于后期的改编我们有很大期待,首先是需要这样的全面反映科技创新的作品,第二这本小说提供了影视剧改编的可能,但是肯定还是有距离,我相信将来有机会,作为小说的作者,能够提供更多没有写进去的科技创新的细节,影视剧可以更加丰富,譬如小说中民营科技企业,这里面故事很多,三个海外回来的,三个人做无人机,其实有很多这样的动人故事,还有大量丰富的细节可以提供,我也相信出来以后会是有时代感的能打动人的电视剧。

《追风》研讨会(资料图片)

徽派:回到小说创作者。洪老师写这本书,肯定有困难有遗憾。

洪放:肯定有。

徽派:接下来会继续这类题材吗?还是有新的虎年创作计划?

洪放:这几年, 2019年开始,基本上都在这本书上,虽然也写了一些中短篇,但很少,主要精力还是在长篇小说。下一步写什么题材,是不是沿着这条路写,可能性很大,有很多素材、人物和故事可写。就是我们合肥的科技创新,量子的中国声谷中小微企业,这肯定是一个重要题材库,作家在这个时代,有自己纯真的文学梦想,也要有自己宏大的时代主题,作家生长在这片土地上,要把最好的诗篇写在大地上。肯定还会写这样的作品,但时机和方式还要再看机缘。这些年一直在写合肥,其实也是文学的陌生化的问题,对固有创作的一个冲击。我也还期待着回到桐城,对故乡文化与现实有新的陌生的感受,从而抒写和重拾我的桐城精神文本。

徽派:不管是桐城的乡土文本还是合肥的科技文本,期待洪老师的未来新作。

洪放徽派题字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蒋楠楠/文 薛重廉/摄



徽派访谈视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著名作家洪放上周末做客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冠名播出的徽派栏目。此番他携书写合肥科技城大变迁故事的长篇小说《追风》走进徽派直播间,分享这本书与合肥的关系,对合肥的意义,探讨一个作家的时代性创作与纯文学写作之间关系的处理。虽然书中的南州的枝枝叶叶总是闪烁着“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影子,洪放也坦言从桐城到合肥确实切身感受到了第二故乡的创新脉动,但这依然是一部虚构的文学作品,只是始终有重合着合肥脚印的剪不断的热忱,以及一部虚构作品里真实的一个国家的创新精神的缩影。他说,于合肥,于时代,这本《追风》都有一种深沉的使命感。

落在实处的亲切感觉

徽派:徽派虎年第一期节目,祝徽派观众虎年大吉。今天走进我们徽派直播间的是省作协副主席、合肥市作协主席洪放先生,洪老师先跟我们徽派的观众打个招呼。

洪放:有幸新年走进徽派,祝大家新年好。

作家洪放

徽派:洪老师今天带来的这本新书叫《追风》,这两个字让我想到咱们正在举行的冬奥会。

洪放:“追风”这个词本身就是动态的轻盈的力量的向前的,是一种向往和总结。就这本叫《追风》的小说来看,这是一本典型的现实主义作品,重大主题的现实题材,全面反映十余年科技创新的历程。我们的改革从工业经济到制度改革到现在主要进入科技创新,过程复杂而漫长。作为一部典型的全面反映城市科技创新推进的作品,也是我所感受的。作为作者,这本书如果用两个字说是“科技”,四个字说是“科技创新”。当然是重大题材的现实主义,作为一个作家,要面对现实,关注身边的变化。

徽派:紧随时代脉搏。

洪放:其实准确说这本书改稿四次,历时三年。第一稿出来以后可以说重新写了一次。这本书的责任编辑,其实也参与了这本书的创作,付出了很多心血。现在呈现出来的东西和最初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包容度和历程的展现都是很完整的。

徽派:四易其稿。肯定放了很多心血在里面。我昨天翻完了,有很强的代入感,我说这不就是我们合肥嘛。这种创作对于一个作家是好事还是坏事?它是小说还是纪实文学?

洪放:某种程度上说,作为一个真正的作家,没有一个作家可以离开他自己认同的精神文化世界,会把文化意义上的故乡当做创作上的根据地。作为一个新合肥人,受合肥文化的影响,合肥这个城市也逐渐进入我到精神原乡中。写任何小说,都难以避免和合肥文化故乡的关联。这本书更加明显一些,这是以合肥科技创新为蓝本,但并不是纪实文学。作为基本参考,有很多合肥的元素,也做了一些技术上的处理。读者感受到作家创作的精神依靠,有一定的亲切感,说明创作真正的能够接地气,真正反映事实,而不是悬在空中的、全是虚构的东西。

真实故事蓝本的创作考验

徽派:三年四易其稿,这其中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洪放:第一稿有很强的纪实性,所有我掌握的素材都放在了第一稿中,出版稿已经做了处理,但有些地方比如科学岛是不能改的,它是特定的,当然创作素材中也有一些共性的。

徽派:有人很自然会对号入座,会有意处理吗?

洪放:这部小说,四易其稿,小说故事性文学性要不断改,人物设定故事冲突,都是要不断修改。作为一部小说,还是要从小说本身特性来处理。一本小说,首先是文学性,在文学性的基础上要让读者读到一个好的故事——我的优势是合肥创新发展的故事本身就是一个好的故事。很多读者读了之后都会说是写合肥的,我也希望读者看到小说中合肥的故事,同时充分考虑到这是一本小说,故事设定情感设定,毕竟小说是再生的艺术,小说里也会出现北京元素上海元素,别的地方的科技创新的元素,肯定有合肥故事的主要存在,但绝对不是单一的合肥故事;第二,书中的人物是集合了多个人物的特性,是作为小说的文学性存在的,肯定不是某一个具体人物,写到科学岛是作家创作的需要,落到实处,同时作为合肥的作家,也想把合肥推出去,也是作家的职责所在。


徽派:可以想象你在创作时围绕天鹅湖散步,看孩子堆沙子的情景。那里面哪个人物最吸引你?洪老师谦虚说有好的故事蓝本,但作为小说家面对这样的蓝本,想象的空间会不会逼仄狭窄一些?特别是人物的描写,如何避免陷入脸谱化?

洪放:确实很困难。文学创作很重要的一个事就是,有典型故事蓝本的创作,真实性和艺术性处理的问题。这次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文学性和真实性的处理。但这也是一次锤炼,在保证文学性的基础上,同时又不拘泥于某一个现实的单一的作品,几个感受特别深。第一个,怎么处理现实题材和文学性。写其它作品有更多虚构和想象空间,有些东西没法想象,甚至没有想象的余地,开始很困惑,就确定了基本方向,首先是文学作品,按这个标准来写,围绕文学作品四个字来勾勒故事虚构人物;第二个,是怎么解决有故事蓝本的故事和小说真实的关系。这本书开始关注度肯定很高,首先是科技创新的题材比较少,其次很关注在这个历程中他们所充当的角色,留下了什么痕迹,塑造了什么样的形象,作为作者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写特别明显的个人,特别明显的重大个案,过分脸谱化;第三是怎么处理重大现实题材和当下社会发展的关系。目前以全国一个省会城市科技创新为蓝本的小说,这是第一部。

处处是合肥  处处出合肥

徽派:第一部?

洪放:对。全面写这个题材的是第一部。怎么呈现科技创新在整个城市发展中的作用,给城市人民获得感和成就感,科技创新是城市前进历程中的重要因素,但不是这个城市的全部。围绕科技创新,这个城市还做了更多的工作,通过这些矛盾的解决,就避免读者过分寻找小说中的合肥。我也希望小说出来后,合肥读者感觉这个小说写的是合肥,但是处处跳出了合肥,没有过于拘泥合肥。

徽派:解决矛盾的重点,还是当做虚构的文学作品来写。洪老师解决矛盾冲突在书中有没有什么小彩蛋,花费了很多心思的那种?

洪放:肯定有。作为一个作者,思考得特别多的,跟责编老师多次商量细节。市长这个人物,单纯从一般文学作品来看,会把矛盾冲突做得更大更广,但是考虑到科技创新的小说,对于市长这个人物的处理,犹豫、反对、甚至阻挠,做一些小动作,后来我想这么写就过于文学化,还是要尊重现实主义传统,他的所有作为都是有自己的考量的,他有他的难处,所以现在呈现的是,应该说是可能缺乏改革的勇气和魄力,但又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为老百姓考量的市长,总体上是一个好市长,但是缺少创新勇气。

《追风》责编韩露(左)和作者洪放做客徽派

徽派:不能为了矛盾冲突而矛盾冲突,过于脸谱化。

洪放:对。矛盾冲突大的一个人物是试验区的一个主任,这个人物也做了一些处理,没有写成一个彻头彻尾腐败的人,而是一个很有能力风风火火的人,有能力有个性有特点,也就有自己的骄傲自得有情绪,最终成为一个腐败分子,力争让人物多样立体全面。还有小细节就是情感线,一个作家想写好作品,情感线肯定是重要的,但考虑到创作主体和主题,情感线相对处理得比较理性,整个是含而不露的,把情感和工作交叉在一起,而不是日常化生活化的,当然也涉及了一些。很多小细节,作为作者我觉得还是有点看头。

徽派:刚刚您说的几个人物,觉得很亲和的重点是,他不是非此即彼的那种极端,不是脸谱化。作为您来说,这种创作主题是不是首次尝试,对您的意义在哪里?

洪放:作为作家,能写这样一部作品要感谢这个时代,有这样的时代背景才有这样的机会;第二也要感谢我到了合肥,有了这样生活的经历才有机会;第三要充分感谢这本书的蓝本,合肥的科技创新,全国的科技创新你深入进去看更丰富更多彩,小说只是其中一面,这几年采访合肥科技企业也有上百家,江淮汽车、长鑫存储,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合肥的科技创新确实值得写,丰富的故事丰富的历程,行动层面体制层面,高新区科学岛合肥科技创新的动力和带给你的感受,给你冲动。生活和工作在这片土地上,你就要写它最能打动你的地方,我也有责任和义务,把我所知道的感受到的合肥,表达给大家。一个合肥的作家要讲好合肥的故事,我们可以写离我们遥远的故事,但我们关注我们当下的,我们生存的土地,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但这不是合肥的纪实文学,它是一个小说,重要的动机、重要的素材、重要的创作动力来自合肥,应该尽力去做好。

洪放为创作到工厂实地采访(受访者供图)

创新洪流里还有太多故事

徽派:大家这几年都在关心合肥的速度和创新。这个主题很大,前面也有改革文学,这是一个新时代的样本?如何处理时代和文学的关系?

洪放:说样本谈不上。作为一个作家创作的实验,一个历程。中国的改革文学,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从《乔厂长上任记》到《沉重的翅膀》,他们更多可能关注企业的主体,从解放生产力,最大的核心就是解放生产力,企业的效益就出来了,工人成为企业的主体;90年代以后各项改革进入新的时代,以《大厂》《新星》等为代表的小说关注的不仅仅是生产力,深入到了包括体制和机制的改革,带有强烈的批判色彩。中国的改革文学一直在延续,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单一的特征性消失了,是一种综合的改革,一直到近年,特别十八大以后,科技创新成了国策,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也有人说科技创新是中国的第三次工业改革。改革肯定有阵痛,我也希望读者从我这本书,能够更多了解改革的脉络和延伸,作为一个作家,也要让读者能看到这本书里所呈现的,有血有肉的人物。

徽派:小说很鲜活,有没有人联系要改编影视剧?

洪放:有。不方便透露。

徽派:果然。我想也是,因为小说不仅仅是科技成果,还有时代人物的精神状态。真的特别合适搬上荧幕。如果您亲自编剧,还会做哪些处理?

洪放:对于后期的改编我们有很大期待,首先是需要这样的全面反映科技创新的作品,第二这本小说提供了影视剧改编的可能,但是肯定还是有距离,我相信将来有机会,作为小说的作者,能够提供更多没有写进去的科技创新的细节,影视剧可以更加丰富,譬如小说中民营科技企业,这里面故事很多,三个海外回来的,三个人做无人机,其实有很多这样的动人故事,还有大量丰富的细节可以提供,我也相信出来以后会是有时代感的能打动人的电视剧。

《追风》研讨会(资料图片)

徽派:回到小说创作者。洪老师写这本书,肯定有困难有遗憾。

洪放:肯定有。

徽派:接下来会继续这类题材吗?还是有新的虎年创作计划?

洪放:这几年, 2019年开始,基本上都在这本书上,虽然也写了一些中短篇,但很少,主要精力还是在长篇小说。下一步写什么题材,是不是沿着这条路写,可能性很大,有很多素材、人物和故事可写。就是我们合肥的科技创新,量子的中国声谷中小微企业,这肯定是一个重要题材库,作家在这个时代,有自己纯真的文学梦想,也要有自己宏大的时代主题,作家生长在这片土地上,要把最好的诗篇写在大地上。肯定还会写这样的作品,但时机和方式还要再看机缘。这些年一直在写合肥,其实也是文学的陌生化的问题,对固有创作的一个冲击。我也还期待着回到桐城,对故乡文化与现实有新的陌生的感受,从而抒写和重拾我的桐城精神文本。

徽派:不管是桐城的乡土文本还是合肥的科技文本,期待洪老师的未来新作。

洪放徽派题字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蒋楠楠/文 薛重廉/摄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