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剑:蛋壳上“跳舞”, 化腐朽为神奇

©原创   2020-05-25 11:29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虽然说火车司机和非遗传承人听起来毫无联系,但王剑就是同时拥有这两种身份的人。供职于上海铁路局集团公司合肥机务段的他,也是安徽省非遗保护项目”庐州蛋雕”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王剑说,这两件事并不冲突,甚至相通,都要安全第一,都要专心专注。如何把脆弱易碎的蛋壳雕刻成观赏性艺术性俱佳的作品,王剑说,无他,熟能生巧。这从他上周四做客徽派直播时,三下五除二就让“徽派”二字显现在蛋壳上可见一斑。而如今,蛋雕也早已从王剑手中的“小玩意儿”变成了省级非遗保护项目,王剑感到自己的责任越来越重大。“合肥‘老母鸡’非常有名,有鸡就有蛋,希望蛋雕也能走出去,成为我们的地域性东西。”

从“镂鸡子”到艺术品

“庐州蛋雕”传承人王剑

徽派:蛋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什么时候?

王剑:蛋雕的传统很早就有了,春秋时候就有记载。唐朝诗人白居易在他的诗《和春深》里写道:“‘何处春深好,春深寒食家。玲珑镂鸡子,宛转彩球花。’这首诗中的‘镂鸡子’就是指蛋雕。由于各种原因吧,蛋雕曾经淡化过一段时间。现在生活水平好了,这个艺术慢慢又兴起来了。

徽派:“庐州蛋雕”的特色又是什么呢?

王剑:其实古庐州是非常繁华的地带,老百姓讲究吃,要色香味俱全,这样吃的时候心情也会好,所以很多工艺品的制作最早是为了食用。把蛋壳做得好看,也是为了“色”。比如现在安徽地区也有很多人家做喜宴的时候会把鸡蛋染成红色,送给亲朋好友。我曾经帮合肥的一个酒店做了个招待客人的实验,在他们的自助餐厅里,在二三十个鸡蛋上雕刻了“欢迎您”字样,让客人们在自选区拿,其实雕刻得一点都不复杂,结果却很受欢迎,大家普遍反映这样的鸡蛋给人喜悦感,让人心情愉悦。

白居易诗中的“镂鸡子”(王剑作品)

徽派:做蛋雕的鸡蛋有什么特别要求吗?它是生的还是熟的?

王剑:这是所有蛋雕学习爱好者也很好奇的问题,其实就是普通的鸡蛋,跟我们平常在超市买的一样,只是要选外壳颜色比较深的,没有裂纹,表面比较均匀的就适宜雕刻。至于生的还是熟的,两种都可以。不过一般来说,用空心蛋壳雕刻,会感觉拿起来很薄很轻,感觉容易碎,心里没底。而用实心的,雕刻好再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对于雕刻者来说心里更有数。不过我们在一般教学传承的时候,会把处理好的蛋壳给学生们雕刻,因为初学的时候蛋壳很容易就搞碎了,他们会觉得心里难受,对于报废了的蛋壳,我们也会安慰他们说”岁岁(碎碎)平安”。所以,蛋壳在我们手上也是“垃圾”再利用,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工艺。

外公是我的引路人

王剑徽派直播现场教学

徽派:您本职工作是火车司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蛋雕的?

王剑:那比我在铁路学校学习和后来参加工作都要早很多。我打小就对艺术感兴趣,课本里面的图案好看,我就在旁边画画,没少挨过老师批。但我美术课特别认真,出黑板报,要选画画写字好的,老师每次都会选我,也经常被表扬,这也是一个锻炼的好平台。偶然有一次机会在同学家接触到刻印章的印章石,非常感兴趣。小时候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就把买早餐的两三毛钱省下来买这个石头,被父母批评之后,我就顺着合钢铁路自备线旁边去捡可以雕刻用的道渣石,在地上磨好,然后在上面刻。很小的时候我在外公家生活过很长时间,外公在镇上是很有名厨师,经常帮别人做喜宴,他做的“喜蛋”与众不同,不光染红,还会再弄一层蜡的东西,在上面刻喜字,生肖等。小时候耳闻目染,我在旁边好奇也刻着玩,外公一边说我调皮,一边也鼓励我试一下。和外公学习制作蛋雕的时候,我这个人在艺术方面好像有点天赋,上手比较快,也比较追求细腻感,很快外公就说我的手艺超过他了,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小时候家里买不起游戏机,学习机,我就在家画画刻鸡蛋,当成爱好。1996年外公去世,但他跟喜宴厨师们接触交流学习后留下的技艺传给了我,我就一直做下来了。

王剑蛋雕作品

徽派:但这两个职业一点也不着边,它们有交集吗?

王剑:很多方面是相通的。火车司机是我先有的职业,这是我的优势,也是我的生活保障。单位领导也非常支持我,单位领导说,你把工作做好,生活有了保障,做蛋雕也会更开心。开火车,安全第一!我一直在单位也是把工作安全放在第一位,努力安全完成每一次出乘任务!回到家就安安静静做喜欢的事。我和跟我学习的蛋雕的学员讲,雕鸡蛋壳和开火车一样,要专心专注,可以慢一点,但要注意安全,安全是第一位的。而且,我爱人也非常支持我的这个爱好,因为我既可以宅在家安安静静地做着蛋雕陪着她,做出来的东西还被人欣赏甚至出售。我是个比较宅的人,养花养鱼,雕刻蛋雕,疫情期间响应号召封闭管理,“宅家”的我几乎没下过楼,因为有“爱好”一点都不急。

徽派:看您也爱画画,爱好多会冲突吗?

王剑:很多艺术是相通的,我宅也要宅出味道,蛋雕是一种在家自娱自乐的方式,还有很多其他方式,画画写字都可以。画画最简单的就是拿照片临摹,我有一个系列是火车头的蛋雕,也有画。我在创作作品的时候认为,艺术就在身边,身边的某一样东西都可以做成艺术,就看用什么方式表现。像我接触过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再到现在的动车、高铁,这是国家快速发展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缩影”,把这些雕刻成系列作品,体现国家快速发展,看火车头变化,交通便利快捷,生活的改善,特别有意义。

技巧就是熟能生巧

蛋壳上的“徽派”

徽派:您能具体讲讲拿起鸡蛋雕刻的步骤吗?

王剑:首先要布图和定位,虽然蛋壳很小很薄,我们要搞清楚前后关系,要雕出层次,大小要均衡。拿鸡蛋也有讲究,要用手托起鸡蛋,不是捏住,鸡蛋在手上应该是得心应手的,想怎么转,任何角度都可以转,也不容易碎。使用的工具也很简单,除了铅笔和橡皮是构图时需要用到的,主要的工具就是刻刀,它利用的是杠杆原理。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摸索更好的工具,现在用的是单面剃须刀片,感觉最合适。

徽派:在脆弱的鸡蛋上“跳舞”很难,对于零基础的人来说,最先要掌握的是什么?

王剑左右手的协调是最难的,还有力度问题。最大的技巧就是熟能生巧。雕刻的时候,左手托住蛋壳,右手大拇指按在食指的第二关节,顺着字印慢慢推。可以根据情况在手上随便转动,倒头刻也可以。

徽派:这么多年您体会到做蛋雕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王剑:冬天刻到手脚发麻的情况都有,有时一个作品刻得入迷了,恨不得一口气刻完,然后才会意识到好冷,冻得受不了。早上起来做早饭,在白水煮的鸡蛋上刻个笑脸,孩子看到会非常开心。

用艺术记录时代

鸵鸟蛋雕

徽派:作为传承人,您觉得自己的责任在哪?

王剑:一开始就是做着玩,送朋友,也去周谷堆那样的市场,花冲公园试着卖过。那时候是90年代,还真有人买,8块钱一个,一早上卖了4枚。渐渐积累得多了,也想着能展览出来。近年来国家提倡非遗保护,我到合肥市文化馆玩,有幸认识当时的馆长刘浩,于是毛遂自荐。2008年申报,现在是省级非遗项目,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从那一刻开始我感觉这不仅是我手里的小玩意儿了,而是作为传承人的责任和义务。我也要非常感谢新安晚报当时给我的大篇幅报道,是对我第一次正规的省级报道,给我莫大的信心。中国传统文化多么好,有的工艺品提高社会价值,比如玉器这样的,还有就是蛋雕这样的技艺,让人修身养性,提高审美。我希望能把这个传统技艺推广出去,把作品做得更美更好,让人喜欢。

徽派:传承者之外是创新,您这些年对蛋雕的创新有哪些?

王剑:题材上一直在创新,从工笔画、简笔画到水墨画。水墨就是利用蛋壳雕出的白色和鸡蛋壳本身的颜色,对比形成水墨画里的墨色感,也是纯天然的制作。蛋壳也在不断变化,除了大大小小的鸡蛋,还有鸸鹋蛋,也就是澳洲鸵鸟蛋,它不仅比较大和厚,而且颜色由外到内是深墨绿色和浅墨绿色,雕出来很立体。传统技艺再好,也要与国际接轨。我还在非洲鸵鸟蛋上刻了九条龙,花了我三个月时间,有人出八千来买,但我没舍得卖。时不时拿出来看看,想想当时是怎么做的,心情会很宁静。而且看着每一个好的作品,跟读一篇喜欢的文字似的,隔了一段时间再看,又是一种味道。作为传承人,跟作家、摄影师一样,希望能做一些与时俱进的东西,用作品记录时代。疫情期间,我做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也刻了公安和医疗工作者,若干年后拿出来就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建国60周年,70周年,还有天鹅湖的夜景我也做了很多,还获了奖,去年端午还上了央视《相聚中国节·端午节》栏目。

记录时代的蛋雕艺术

徽派:对于传承,您有自己的规划和目标吗?

王剑:有了政府的保护和扶持,我一定坚持到底,决不放弃。我认为传承还是要先普及化,让所有人看到,让喜欢的人可以学习到。最近合肥市图书馆·悦书房和我们合作开辟了线上教学,很多人喜欢,追着问我下节课教什么。校园传承也是,进校园我的理念就是让孩子们放松。每次孩子们都不愿意走,爱不释手,甚至有的孩子学习成绩不太好,接触这个一段时间后,心静下来了,专注力提高了,学习成绩也提高了。做手工,也是锻炼左右大脑,提高动手能力,解压放松,劳逸结合的好方法,让孩子们体验到传统文化的魅力,带给父母除考卷以外的作品,很开心。我曾经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每次做的作品跟以前比都要有进步,不断摸索,追求完美。我觉得合肥盛产老母鸡,有鸡就有蛋,希望庐州蛋雕这门技艺渐渐地走出去,成为地域性的文化,得到更多人的喜爱。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李燕然/文 薛重廉/图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