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良:小小葫芦 大千世界

©原创   2020-04-13 12:25   李燕然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走进位于合肥裕丰花市的郑小良工作室,仿佛走进一个由一只只形态各异的葫芦刻画出的大千世界。八仙、水浒一百单八将、五百罗汉……工艺美术大师郑小良用烙画的技艺把手中的葫芦变得更加鲜活灵动,艺术性与观赏性俱佳。上周五,“葫芦烙画”传承人郑小良做客徽派直播,详细介绍了他与这项省级非遗三十年的不解之缘。“每次出去参加非遗展示都是排着长队,传统文化的魅力就在于此,跟人交流没有距离。”

入行|夫人引进门一画就上瘾

郑小良痴迷烙画三十年

徽派:我们对“烙”这个字不陌生,但作为一项技艺就不了解了,可以简单说说烙画是什么吗?

郑小良:其实烙画很早就有,清朝时河南南阳出产的筷子上就会烙简单的画,比如花、竹子。烙画还有压花这种工艺,就是在葫芦上用一种刀把线条压进去,立体感强。烙,其实就是把东西烧焦,葫芦上、木板上、宣纸上,总之材质颜色相对较浅的都可以烙。

徽派:听说您也是从小画画,又是怎么接触到烙画的?

郑小良:我受家庭的影响从小就开始画画,十几岁开始便在报纸上发表速写、插画。1982年我从安徽省轻工业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当时的合肥工艺美术厂担任设计师。那时候的工艺美术厂是合肥的“花园工厂”,有很多东西,国画、木雕、发绣等等,其中就有火笔画,就是烙画。当时这些作品都是对外出口的。而且市里只要一来外宾就带到我们厂参观,杨振宁也来过三次。我是学工艺美术的,主要搞设计,比较空闲,就想搞点事干干。当时火笔画车间有40多人,我夫人就在其中,专门生产对外出口的烙画,她带来工具木板给我回家试试,我一试感觉比素描炭笔画的效果还好。我一画就上瘾,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徽派:您说烙画的载体很多,那您最后为何选择了葫芦?

郑小良:一次,我在中青报上看到广州要举办中华百绝博览会,要挑选一百个有绝活的奇人奇才去天河体育场展示。我就挑了一件作品寄过去,没想到来信通知我被选中了,当时是1992年,安徽就两个人参加,路费吃住那边全包,卖掉画收入是自己的。我那时候画烙画还是画着玩的,没接触过市场,也不知道烙画受不受欢迎,这么一邀请我心里有点没底,当时我也不是做生意的,心想着在大城市能把我的作品卖掉吗?那时工艺厂一个月工资也就一百多块,我兜里装了一千块钱就去了。没想到,展览第一天我的烙画就很受欢迎,卖了两千多块钱,那次为期两个月的展览,我赚了不少钱,感觉有底气了。那时广交会展览规模很大,我去早了或者快结束时会去转一圈,发现还有人在葫芦上作画,我看了感觉葫芦是中国传统的东西啊,我又是从小画画的,有美术功底,于是找到那人,让他卖四五个白葫芦给我,回来以后我就尝试在葫芦上烙画。

创作|葫芦有个性处理各不同

《群仙祝寿图》

徽派:说起技艺,都有一套专业的工具,您烙画用的笔挺特别的,是您自制的吧?

郑小良:要想做好葫芦烙画,首先烙画用的笔很重要。有时我想画点有题材的,比如水浒一百零八将,做点微型烙画。所以我要自己做笔,因为要精细点。我没事就老琢磨,先是用大头针绑在上面,然后把电炉丝绕在上面,但是一加热大头针马上就弯掉了。后来就用铁钉,把它的尖磨成针一样,结果用得很顺手。画葫芦的人也不少,我就想挑战下极限,在葫芦上画水浒一百零八将,那个葫芦整整画了三个月。

徽派:我们看到的葫芦各不相同,您会根据它们的形态来特别设计吗?

郑小良:没错。葫芦是有个性的,有腰细的,有腰粗的,要通过形态看它适合做什么,有各种各样的处理手法。

徽派:那如何把不同的人物景色与形态迥异的葫芦融为一体,这就很考验功力了吧?

郑小良:难度确实很大。有一年台湾朋友给我带了五六个葫芦,是酒葫芦,叫我烙画,我画了三个,自己留了个最好的,想画个大作,与众不同的,后来就有了《五百罗汉》。构思很重要,如何让这么多密集的人物在葫芦上不显得很涨眼,构图一定要想好。葫芦分上下两半,又是圆的,一定要考虑人物的疏密。特别是画精细的东西时一定要近距离画,那些绿豆般大小的人物,稍微一愣神,烙画一加热,就容易往两边陷,葫芦就废掉了。所以烙画时候的注意力要很集中,我现在画人物一天最多画一两个,否则吃不消。

对传统文化的热爱让郑小良和葫芦结缘

乐趣|吉祥又美满烫手也坚持

徽派:您画了三十年葫芦,有没有想过放弃?

郑小良: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在画五百罗汉时(画了整整一年)也有画着画着觉得太费劲,想放弃的时候。因为烙画笔加热以后温度非常高,笔头能达到三四百度,会闻到焦味,手会烫得受不了。不小心把手烫伤也很正常。时间长了,我也掌握火候了,画热了就要移到别处,让温度降下来。

徽派:您体味到这其中的乐趣在哪里?

郑小良:每次画完,我都会用放大镜仔细观察,觉得很开心,不容易,很满足。葫芦,谐音福禄,吉祥美满的象征,也承载着中国的传统文化。烙画流传几百年,中国人喜欢吉祥的东西,我画的题材也是跟它相契合的,还能表现国画的韵味、线条、构图等等。

《五百罗汉》(葫芦烙画)

徽派:这么喜爱葫芦,平时要怎么保养呢?

郑小良以前其实没什么意识,听人讲哪里有葫芦就去哪里找葫芦,看到葫芦就很兴奋。以前很少有人种葫芦,现在种葫芦的人多了。用于烙画的葫芦皮质要厚、表面要光才好看,现在山东那边专门有人种葫芦的,都是四五十亩的大户。葫芦跟木材一样,怕潮湿。不能放在低处,会长霉,放高处和柜子里就没事,好的葫芦我会收起来,再放点干燥剂,经常拿出来用棉布擦拭。如果爱惜它就一直好,保存几百年都没问题。

传承|非遗受重视传统受欢迎

徽派直播,郑小良现场演示葫芦烙画技艺

徽派:作为省级非遗,您对传承有考虑吗?

郑小良:合肥市文化馆每年都会举办一个免费的非遗培训班,教人学习,愿意来的都可以学。我现在精力有限,没时间,而且能坚持下来的人也少。现在通过活动宣传,很多人觉得好玩喜欢,但是能专心搞这个的很少。我坚持了三十年,就是爱好,以前在单位做的时候根本没想别的。2006年评安徽省首届工艺美术大师,我评上了。2008年评上了省级非遗,都是近些年的事情。去年合肥市首届高层次人才,我也评上了,以前根本没想过这些事情。

徽派:走向市场之后,您有什么新的感受?

郑小良:我从2004年开始走向市场,一开始心里没底,不知道到底受不受欢迎。后来国家越来越重视非遗,重视传统文化,我们的作品也很受欢迎,我感觉现在看到了希望。近年非遗展示活动比较多,我们现场展示,因为价格公道,寓意祝福,很适合作为礼物送人,大家都排队抢着要。后来合肥市外事办也找上门来,要订制一批本地风景画作为外事交流的礼品,我就精心设计制作了《合肥十景》系列作品,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宣纸烙画《合肥十景》

徽派:烙画作了三十年,现在还在思考新的东西吗?

郑小良:其实每天都在想着画点什么题材,无奈岁数大了精力有限,太复杂的可能做不起来。眼睛老花了,有时候也要凭感觉。可以画大点的东西,太细的画不起来。创作了几个新的作品,简单点的,比如传统的连年有余,蛮受欢迎。过去烙画是爱好,画了多少数不清。现在经常作为对外交流被选派出去,前年去了泰国,去年去了瑞典,都非常受欢迎。我觉得这就是传统文化的魅力,跟人交流没有距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记者 李燕然/文薛重廉/图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