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小伙酒后下水玩憋气不幸溺亡 玩伴怕担责不报警还藏匿溺水者物品

2021-02-22 08:51

据安徽商报消息:5名小伙在一餐馆喝酒后到一水域玩憋气游戏,导致了一起悲剧的发生,一小伙掉入深水区溺亡。事发后,遇难小伙的家人将其他4人、售酒餐馆老板以及事发水域责任单位起诉至法院。2月20日,记者获悉,淮南中院近日作出终审判决,这些被告均被判承担相应责任。

酒后玩憋气游戏 致悲剧发生

蒋小龙、吴恒、张哲、张远、王大豪5人是淮南凤台县人,都是“00后”,他们有的是初中同学,有的是老乡。

2018年7月19日13时许,蒋小龙邀约吴恒等4人一起外出玩耍,后一起在凤台县一餐馆吃饭,吃饭期间他们喝的啤酒。

当天17时许,几人吃饭快要结束时,蒋小龙提议几人一起到某矿塌陷区水域洗澡醒酒。途中,因为骑车跌倒,王大豪的左脚后跟摔破。

到达水域后,王大豪因脚后跟摔破一直站在岸上没有下水,其他4人先后下水一起在靠近岸边浅水区戏水、叙话。

18时许,蒋小龙提议一起比赛看谁在水下憋气时间长,由未下水的王大豪在岸边当裁判。

在第三次比赛过程中,蒋小龙等3人先后将头从水中抬起,吴恒一直将头沉入水下持续憋气。此时,张远用手按了一下吴恒的头部,吴恒将头抬出水面后与张远相互推搡,后两人一起掉入深水区。

藏匿溺水者物品 一人获刑4年

险情发生后,其他3人见状,手拉手前去施救,救出张远后再去救吴恒时,吴恒已经在深水区往下沉。因为他们均不会游泳无法够到吴恒,随后吴恒沉入水底。

张哲当时提议报警,蒋小龙、张远因怕承担责任,不让报警,也没有呼救。后蒋小龙提议将吴恒的物品藏匿,吴恒的手机、电瓶车分别被丢弃在两处水塘。10天后,吴恒在塌陷区无名道路西侧水塘被发现,但已没有生命体征。

经相关工作人员现场查看,该处水域总体面积较大,在交通路边设有安全警示标志,但在事发水域处未发现明显标志和防护设施。

案发后,蒋小龙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法院:4名玩伴及售酒餐馆均被判承担责任

事发后,吴恒的家长在悲痛之余,将蒋小龙等一起嬉戏的4人、餐馆经营者、水域责任单位某矿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

淮南中院二审认为,蒋小龙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蒋小龙是事发前聚餐饮酒的组织者,是到塌陷区水域洗澡醒酒、憋气的提议者,又是骑车带着醉酒的吴恒去塌陷区水域的具体行为人,且在吴恒落入深水区后又未采取呼救等有效救助措施,导致吴恒溺水死亡,其行为过错程度明显较大,应承担25%赔偿责任。

事发时张远已年满15周岁,同样已具备相应的安全常识和危险防患意识,应当知道酒后下水洗澡、水下憋气存在安全隐患,但其仍积极参与其中,且其在憋气比赛过程中用手按吴恒头部,与吴恒相互推搡是导致吴恒落入深水区的直接原因,应当承担25%赔偿责任。

另外,作为裁判的王大豪以及另一名同伴张哲应各承担8%的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事发时吴恒已年满16周岁,应当知道酒后下水洗澡存在安全隐患,尤其是在不会游泳的情况下,更应当对此类活动拒而远之。然而,吴恒未能尽到自身的安全保护义务,其自身应该担责20%。

关于餐馆店主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法院认为,案涉餐馆经营者应当知道上述5人为未成年人而未能适当约束或制止其喝酒(5人喝25瓶啤酒),未尽到酒店服务行业的安全警示义务,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2%赔偿责任。

事发水域责任单位某矿,管控措施存在遗漏和不足之处,应当承担12%赔偿责任。

据此,淮南中院终审判决,蒋小龙、张远各承担25%赔偿责任,扣除已支付费用,两方家长分别赔偿18万余元、20万余元;王大豪、张哲各承担8%赔偿责任,扣除已支付费用,两方家长分别赔偿6万余元;餐馆经营者承担2%赔偿责任,赔偿1.7万余元;某矿承担12%赔偿责任,赔偿10万余元。(文中人物为化名)

实习生 吴煜怡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张剑/文 周继龙


0

据安徽商报消息:5名小伙在一餐馆喝酒后到一水域玩憋气游戏,导致了一起悲剧的发生,一小伙掉入深水区溺亡。事发后,遇难小伙的家人将其他4人、售酒餐馆老板以及事发水域责任单位起诉至法院。2月20日,记者获悉,淮南中院近日作出终审判决,这些被告均被判承担相应责任。

酒后玩憋气游戏 致悲剧发生

蒋小龙、吴恒、张哲、张远、王大豪5人是淮南凤台县人,都是“00后”,他们有的是初中同学,有的是老乡。

2018年7月19日13时许,蒋小龙邀约吴恒等4人一起外出玩耍,后一起在凤台县一餐馆吃饭,吃饭期间他们喝的啤酒。

当天17时许,几人吃饭快要结束时,蒋小龙提议几人一起到某矿塌陷区水域洗澡醒酒。途中,因为骑车跌倒,王大豪的左脚后跟摔破。

到达水域后,王大豪因脚后跟摔破一直站在岸上没有下水,其他4人先后下水一起在靠近岸边浅水区戏水、叙话。

18时许,蒋小龙提议一起比赛看谁在水下憋气时间长,由未下水的王大豪在岸边当裁判。

在第三次比赛过程中,蒋小龙等3人先后将头从水中抬起,吴恒一直将头沉入水下持续憋气。此时,张远用手按了一下吴恒的头部,吴恒将头抬出水面后与张远相互推搡,后两人一起掉入深水区。

藏匿溺水者物品 一人获刑4年

险情发生后,其他3人见状,手拉手前去施救,救出张远后再去救吴恒时,吴恒已经在深水区往下沉。因为他们均不会游泳无法够到吴恒,随后吴恒沉入水底。

张哲当时提议报警,蒋小龙、张远因怕承担责任,不让报警,也没有呼救。后蒋小龙提议将吴恒的物品藏匿,吴恒的手机、电瓶车分别被丢弃在两处水塘。10天后,吴恒在塌陷区无名道路西侧水塘被发现,但已没有生命体征。

经相关工作人员现场查看,该处水域总体面积较大,在交通路边设有安全警示标志,但在事发水域处未发现明显标志和防护设施。

案发后,蒋小龙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法院:4名玩伴及售酒餐馆均被判承担责任

事发后,吴恒的家长在悲痛之余,将蒋小龙等一起嬉戏的4人、餐馆经营者、水域责任单位某矿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

淮南中院二审认为,蒋小龙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蒋小龙是事发前聚餐饮酒的组织者,是到塌陷区水域洗澡醒酒、憋气的提议者,又是骑车带着醉酒的吴恒去塌陷区水域的具体行为人,且在吴恒落入深水区后又未采取呼救等有效救助措施,导致吴恒溺水死亡,其行为过错程度明显较大,应承担25%赔偿责任。

事发时张远已年满15周岁,同样已具备相应的安全常识和危险防患意识,应当知道酒后下水洗澡、水下憋气存在安全隐患,但其仍积极参与其中,且其在憋气比赛过程中用手按吴恒头部,与吴恒相互推搡是导致吴恒落入深水区的直接原因,应当承担25%赔偿责任。

另外,作为裁判的王大豪以及另一名同伴张哲应各承担8%的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事发时吴恒已年满16周岁,应当知道酒后下水洗澡存在安全隐患,尤其是在不会游泳的情况下,更应当对此类活动拒而远之。然而,吴恒未能尽到自身的安全保护义务,其自身应该担责20%。

关于餐馆店主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法院认为,案涉餐馆经营者应当知道上述5人为未成年人而未能适当约束或制止其喝酒(5人喝25瓶啤酒),未尽到酒店服务行业的安全警示义务,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2%赔偿责任。

事发水域责任单位某矿,管控措施存在遗漏和不足之处,应当承担12%赔偿责任。

据此,淮南中院终审判决,蒋小龙、张远各承担25%赔偿责任,扣除已支付费用,两方家长分别赔偿18万余元、20万余元;王大豪、张哲各承担8%赔偿责任,扣除已支付费用,两方家长分别赔偿6万余元;餐馆经营者承担2%赔偿责任,赔偿1.7万余元;某矿承担12%赔偿责任,赔偿10万余元。(文中人物为化名)

实习生 吴煜怡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张剑/文 周继龙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