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秘90后独居青年生活真相:崇尚自由 渴望脱单

©原创   2020-10-18 08:52  

近日,国内两家机构联合发布了“90后独居青年生活真相”,通过对90后城市独居人群进行网络调查,试图揭示独居青年生活习惯及居住偏好。调查显示,近八成90后有过独居经历,“租房独居”成90后主流,90后独居幸福感超过孤独感,且女性比男性更享受独居状态;超六成单身独居青年渴望脱单;超六成90后有意向“购房独居”……独居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体验?近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走访了4名独居合肥的90后都市男女,探一探他们的独居生活真相。

人物:姚华 年龄:29岁

有房子的独居 也能找到归属感

2016年本科即将毕业时,安徽定远人姚华 (化名)到大上海闯荡,但两年后,他还是选择回到安徽,来到合肥,买了一套房子,找了一份安稳的工作,将合肥作为自己定居的城市。“合肥 离家近,周末都可以回一趟家,而且生活节奏也没那么快,更宜居。”姚华说。

姚华把次卧打造成阅读、健身二合一的功能房。

毕业即成 “沪漂”,跟朋友合租

姚华是一名90后,在福州读了四年本科旅游管理专业,他没有从事相关职业,而是奔向了 繁华的一线大都市上海,在一个朋友的带领下, 从零开始,做起了汽车检测工作。在大学时,姚华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毕业后,两人异地而 居,渐渐地,感情没能敌过距离,最终分道扬镳。

姚华在上海工作的地方是虹口区,但住在较偏的青浦区,每天地铁、共享电单车换乘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工作地点。这么远的通勤距离,只是为了省一些房租。“在公司附近租房子, 一个房间得花上两三千块;住得偏一点,和朋友合租,一人一个房间,一个月1000多房租就够 了。”姚华说,在上海工作,单程通勤时间一个多小时,很正常。

虽然住得偏远,但那边的房价仍不在姚华 的经济承受范围内。在上海闯荡了两年,2018年初,姚华还是决定回到安徽合肥买房定居。 “沪漂这个词说得不错,没有办法买房,落不了户,就是感觉人虽然在那里,也是漂着的,着不了地。”

在合肥买房定居,一个人生活

姚华来到合肥时,便定了心思要买房,他认为,有房才能有家。

当时合肥的房价均价也已经1万多元,但姚 华购房十分果断。“买房就要趁早,不能拖。”姚华在合肥市蜀山区竹荫里社区工作,他看中了自己工作地所在的西园新村小区的地段与学 区,很快,便在小区里选购了一套小二室二手 房,首付是家人赞助的,再加上之前自己在上海 工作攒下的钱。现在,每月1000多元的房租变成了每月4000多元的房贷,虽然支出增多了,幸福感却更强了,“还房贷就当自己存钱,不用帮房东‘养房贷’了。”

经过自己的改装,如今,小二室已成姚华温馨的小家,他也开启了幸福的独居生活。姚华每天步行即可到达工作地点,晚上加班后再回 家,也完全不用再担心公共交通深夜停运了。 “在合肥生活后,感觉舒服很多,没有那么多紧迫感,整个人会很放松。”姚华说,房子也给了他强烈的归属感,在合肥有个家了。没事的时候, 他会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也会常邀两三个好友来家中小聚,下个厨露一手。 “独居最大的好处就是自由,没人管,无拘无束的。”姚华笑着说,他认为,独居幸福感大于孤独感。不过,在家人看来,可不是那么回事, 1991年出生的姚华,是家中常年被“催婚”的对象“。爸妈会经常念叨这事‘,都这么大了,还不找女朋友’,有时候,都不敢打电话回家,过年回老家也基本都要被安排相亲。”姚华说,爸妈的心情他理解,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爱情观,认为感情的事情急不来,得看缘分,“要遇上对的人,看对眼 了,感觉到了,可能就是她了。”

姚华将家中打扫得干净整齐,布置得温馨宜居,似乎也在等待着女主人的到来。“每个人 对自己的第一套房子,总是最有感情的,这里, 也可能是我们未来的第一个家吧。”姚华说,再过一个年,就年满30周岁了,他也会将家人的叮嘱放在心上,认真寻找自己“对的人”,一起在合肥奋斗,一起幸福。

人物:胡薇 年龄:29岁

我眼中的独居 孤单与幸福同在

胡薇(化名)在家里几个表姐妹中排行中间,但如今,其他人均已结婚生子,1991年出生的胡薇仍单身一人,也因此吸引了家中全部的催婚火力。不过,胡薇并不着急,一个人在合肥悠闲地过着租房独居生活,在她看来,独居,是孤单与幸福同在。

租房最看重安保,安全放首位

胡薇于2013年毕业于安徽一所专科学院, 毕业后,她找了不少工作,最终,在房地产行业 一做就是几年。胡薇的老家在池州,最初,她曾 在池州市工作,和同学一起合租一套房,当时, 池州市的房租较低,每个月只需几百元租金。

后来,胡薇看中了大城市的发展,决定到合肥闯荡,但只呆了一年,又去往江苏无锡。因为 在无锡无亲无故,也就是从那开始,胡薇开启了 租房独居生活。“一个人住,当然要住好一点,这样也安全一点啊。”胡薇一人在外,家人最担心的便是安全问题,胡薇在租房时,最看中也是小 区的安保:是否年轻保安24小时值班、小区单元门门禁是否正常工作……她宁可多支付租金, 也会挑高端一些的小区居住。

无锡的房租较高,胡薇租了一套两室两厅的精装修房子独居,每月需支付3000多元,还不 包括水电燃气费等,但在爱自由的胡薇看来,这 一切都是值得的。胡薇喜欢独来独往,无拘无束,周末在家,也喜欢睡个懒觉。醒来后,她喜 欢打开音箱,大声播放自己爱听的音乐,充分享受一个人的独处时光。

期待找到另一半,爱上家常菜

2019年夏天,在无锡呆了一年后,胡薇又回到了合肥。刚到合肥时,胡薇曾在亲戚家借住, 但很快,又搬了出去。胡薇在肥东工作,却在滨湖租了一套房,每天开车上班,单程就需要一个小时,但胡薇却乐意花这个时间。“滨湖这边住宅品质、商业配套都更好一点, 人住得也舒服一点。”

有人说,有一种孤单叫自己动手做的饭,可惜只有一个人吃。这一点,胡薇深有感 受。胡薇厨艺一般,在无锡独居的时候,工作日均吃食堂,或外出就餐,周末则是点外卖或偶 尔自己下厨,她会去超市买几个简单的食材, 炒两三碟小菜,配上一个馒头或一根玉米,再来一点水果,便是一餐,从来不会煮米饭,出租 房中连电饭锅也没有添置。“一个人吃,只能吃 一小碗米饭,太难煮了,很难掌握那个量,吃完 还要刷锅,不如一个馒头来得方便。”

胡薇坦言,外卖与食堂吃久了,偶尔也会想念“家常菜”的味道,在合肥,她时常到亲戚家吃 饭,唤醒一下味蕾对老家菜的记忆。“在家吃饭当然更好一些,干净卫生又可口,但一个人总 是懒得动手下厨,如果未来找到了另一半,我可能也会爱上‘家常 菜’的味道。”胡薇笑着说。

郑婷婷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 皖客户端 记者 朱庆玲

人物:小苗 年龄:25岁

从合租到独居 简直开心到飞起

2016年大学毕业后,阜阳姑娘小苗在省城经历了从合租到买房独居的日子“。一个人住了一年多了,还挺开心的。”小苗说,可能对于她这个射手座来说,自由自在太重要了。

小苗邀朋友在家涮火锅。

合租经历不愉快,她买房独居

小苗今年25岁,大学一毕业,就应聘到省城 一家设计院从事财务工作,开始了将近三年的租房生涯。“刚上班收入也不高,碍于面子也不想让 父母帮忙付房租,所以每次都是和别人合租,前后也换了三次房子。怎么说呢,不愉快的经历更多一点吧。”小苗记忆犹新,有一次一个室友未经她 允许使用了她的双立人锅具,还弄坏了。“我跟她说了锅具的价格后,她就淡淡地回应了我一句: ‘我可没有那么多钱,没办法赔你。’”小苗听完愣了半天,只能默默地转身进了房间。

因为租的房间比较小,下班回去了只能关门待在房间里,小苗便在别人都下班后,继续待在办公室,一直到晚上八九点再回去“。爸妈渐渐地也知道了我的情况,他们就打算帮我付首付买房。”2017 年8月的一天,小苗终于等到了摇号的日子,虽然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浑身都淋得湿漉漉的,但小苗的心情却很激动“。在经历多轮摇号后,我终于抢到了一 套。”只是因为是期房,小苗只能继续租房生活, 一 直到去年夏天,终于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简直开心到飞起,房子不大不小,我一个人住正好,也够父母偶尔来陪我。”小苗说自己终于可以在周末睡到自然醒,活动空间也不再局限于之前小小的卧室,也拥有了专属自己的厨房,对于 一个资深“吃货”来说,太重要了。

“即便是工作日,我早上起床也能放自己喜爱的电台节目,不必担心打扰到别人。”小苗觉得最大的快乐就是可以肆意出去玩,想几点回来就几 点回来。“一周之内和朋友去蹦了三次迪,最晚的一次到第二天凌晨五点才回家,倒头就睡着,真是自由自在。”

有欢乐也有孤独,自己要承受

“我不喜欢点外卖,只要有空都会在家自己做 饭。”小苗说自己动手既能享受烹饪的乐趣,也比较干净卫生。“最近爱上了用烤箱烤口蘑,味道真的特别棒。”

一个人独居后,亲戚家的一条狗成了小苗的好伙伴,傍晚散步的时候会带它出来溜达溜达。 欢乐的日子很多,孤独无助的时光也有。“今年疫情来临的时候,因为工作上的事,我很早就回到了合肥,自己一个人在家隔离。”不能出门,小苗有时候一天也说不了两句话。那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下午在阳台晒太阳,低头看一楼邻居带孩子在自 家院子里打羽毛球。如果这只是心灵上的孤独, 前两天骑共享单车回家,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膝盖手肘都磨破出血,让小苗感受到了心灵上的无助“。真的是一瘸一拐地回到家, 自己给自己上药时都忍不住流泪。可能是疼痛, 让我特别想有人在身边安慰,可现实情况是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小苗说这可能也是独居最委屈的时刻, 她没有选择给父母打电话,第二天依旧神采奕奕地出现在单位。长大了,有些疼痛,必须忍着。

对于独居者、特别是女性独居者来说,安全非常重要“。以前无论是住寝室、还是与人合租,我都是属于那种睡得比较沉的。可是自从一个人住之后,门窗稍微有点响动,我立刻就醒了,真的很神奇。”小苗说,这可能是大脑潜意识里的预警。朋友还送了她一瓶防狼喷雾“,希望永远用不到这个吧。其实我家离单位就三四公里,以后还是要多小心,加班太晚了就直接打车回家。”

小苗说,身边像她这样的90后独居女孩还挺多的,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非常享受当下的生活, “可能我们都很崇尚自由,不喜欢约束的生活。”

人物:天宇 年龄:28岁

一个人的80㎡ 有自由也有孤独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28岁的合肥小伙天宇可能一直沉浸在独居生活中,因为独居让他感到自由而惬意。“(因为)疫情,突然间觉得不舒服了,有点孤独。”从2013年至今,天宇已经过了七年的独居生活。

天宇的卧室一角。

一个人按部就班,自由而惬意

每天早晨六点二十,天宇的闹铃都会准时响起。作为一名中学老师,工作日内,他的作息十分 规律。换衣、烧水、刷牙、洗脸,六点五十五分,一 辆共享电动车旁出现了他的身影“。单位离家两公里,不下雨就骑车,下雨就打的。”中午天宇不回 家,直到晚上八点左右,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 家门。

天宇是合肥市长丰县水湖镇人,2013年大学 毕业后到寿县一所学校教书,2018年到合肥庐阳 区一所中学任教“。在寿县,在合肥,我都是一个人租房住。”天宇坦言,即便父母和自己在一个城市, 他也会选择自己一个人居住,“生活方式、饮食习 惯都有点不一样,他们会有看不惯的地方,我也怕他们唠叨。”

“我一个人住,也不用和室友磨合,自由自在的。”天宇说,房租也没有超出自己的预期,能够承 受,除了自由,他还有点轻微的洁癖,就更不会考虑合租了。“我喜欢边和朋友语音聊天边打游戏, 不上班的时候,会玩得比较晚,有人合租多不方便。”

80㎡的房子,有两个房间,一间用来当卧室, 另一间则被用来当杂物室“。一个人住也要空间大 一点,心情才会更好。”天宇说,他会选择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回老家一趟,看看父母,毕竟父母年纪一 天天大了,也需要陪伴。每一次回家,父母都非常 开心。天宇在2018年买了房子,“还没装修,大概 要一两年才会搬过去。”

疫情期感到孤独,已告别单身

不上班的日子,对天宇来说是无比惬意的。 睡懒觉、看书、散步、听音乐、追剧、打游戏……生 活很丰富,也很精彩“。现在通信这么发达,不觉得孤独啊。”天宇说,他甚至连恋爱都不想谈,就想一 个人这样,快快活活过几年再说“。父母亲戚、身边的朋友都给我介绍对象,可我都拒绝了。”

当然,一个人住也有遇到窘境的时候,比如说 忘记带钥匙回不了家。“印象最深的是去年春天, 有一天晚上我跟几个朋友在外面玩得比较晚了, 等到半夜回到家门口,发现钥匙没带。”天宇说,幸好自己留了一手,在办公室放了备用钥匙。“总不能学电视剧把钥匙放在门垫下面,那也太不安全了。”天宇说,等到从办公室拿到钥匙再回 家,已经凌晨一两点了。

真正让天宇感受到独居不便的是今年春节后,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天宇第一次感受到独居带来的不便和孤独。 因为疫情,外卖不能进小区,点外卖也不放心,他不得已开始自己动手做饭,“隔几天全副武装出去一趟,回来就是各种消毒。”一番折腾后,还要自己动手处理饭菜,天 宇说,有时候打电话问父母,有时候自己网上找菜谱,也顾不上是否美味,只要熟了能吃饱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个时候,天宇才体会到在父母身边的好处,不说衣食无忧,至少有人在身边,不会觉得孤 单。“(疫情)不仅锻炼了我的厨艺,让我朝着大厨的方向前进,还让我产生了想恋爱、告别单身的念头。”天宇说,自己是个行动派,心里有想法,就要付诸行动“。朋友很快给我张罗了相亲,我就告别单身了。”天宇说,现在和女友感情很稳定。

“你回家不用注意时间,放音乐也不会打扰到别人,休息日也可以尽情睡懒觉。”问及对独居最大的感受,天宇不假思索地蹦出三 句话,可能这是天性崇尚自由 的他最喜欢的生活方式,“等过两年结了婚,就彻底告别独居生活了,开始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和义务。”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魏鑫鑫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